游泳

天幕神捕 第八百零四章 雷部的遭遇

2019-10-19 11:30: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幕神捕 第八百零四章 雷部的遭遇

“原来雷部的日子过得这么艰苦?”宁月脸上顿时露出了满脸的同情怜悯,“那么换句话说,我们到来算是拯救了你们雷部?难怪我们刚来的时候,雷部的人都那么的激动。既然如此,我们刚才谈的价钱是不是该另外算算?”

“不行——”雷烈回答的异常果决,“吴兄弟是商人,商人逐利所以我不怪你方才出尔反尔。但是,星辰石是雷部的救命石,谈好的价钱不能再更改。

而且,以后我会将多数族人迁移到适合居住的地方,这里我只会留一部分族人驻守。只要等吴兄的食物,清水运到,我就会带领族人迎来新生。”

雷烈神情激动的喝道,突然感到宁月紧张的眼神顿时了然,“吴兄不用担心,只要我解决了族人的生存问题,就会全力配合兄弟你的生意。毕竟,只有能保证活下来了,才能想着赚钱。当然,赚钱也是我们雷部所需求的。所以不用担心雷部搬走了之后,我们的生意会中断。”

“是么?”宁月淡淡一笑手中轻轻的把玩着夜明珠,转过头看着窗外。而这时候,雷烈才恍然察觉竟然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连忙告罪的站起身,“吴兄抱歉啊,一时说的兴起,竟然忘了时间。你们一定也饿了吧,我立刻命人送来面包。”

“面包?你们还懂制作面包?”宁月好奇的问道。

“制作?”雷烈的眼中露出了好奇的神光,但转瞬间,雷烈尴尬的笑了笑,“吴兄说的面包恐怕和在下说的不是一个东西。我说的面包是指在我们部落南面长得那一片面包树林。上面结着的一种果子,晒干之后可以果腹。多亏了面包,我们族人才不至于灭族。”

很快,雷烈口中的面包被他派遣的人送来。宁月试着尝了尝,坦白说很难吃。除了傻姑之外,没有谁愿意再吃第二口。好在宁月自带的干粮充足。而三天之后,就是立秋,也就是雷部的祭祀仪式。

等到时候,宁月救了人之后就立刻离开。至于星辰石什么的,雷烈要想的自己想办法运到中原吧,至少宁月是不打算陪他玩。

吃完干粮,宁月也和千暮雪回房休息了。但因为傻姑似乎只认着宁月,怎么说都不撒手。就算把她赶出门外,傻姑也会傻傻的靠着房门不会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没办法,宁月只好在房间里给傻姑打了一个地铺。毕竟是自己捡回来的人,既然捡了就该好好负责。

雷部没有灯火,等太阳落下天地被星幕笼罩,整个雷部就仿佛陷入了死寂。但是,是否真的陷入了死寂,也唯有雷部的人自己清楚。

在雷烈的房间之中,黑漆嘛糊的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却有着明显的杂乱的喘息声。此起彼伏的声响,显示着房间中的人也是不少。

“雷烈,今晚要不要动手?”突然,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声音虽然苍老,但中气十足。

“不动手啊,谁说要动手了?”雷烈的声音突然间响起,“三叔,吴兄弟可是我们一族的救星啊。咱们部落已经二十年没有外人来了。要是再没有人来,我们就真的要灭族了。

如今吴兄弟来了,还要和我们做生意。他能从中原源源不断的送来粮食,清水,衣服,我们要杀了他,那以后怎么办?等死啊?”

“雷烈,那个姓吴的可不可靠?万一是骗我们的呢?”

“五叔放心,我刚才仔细观察过吴仁的语气神态还有眼神,应该没有撒谎。他的家世应该不错,但因为不是嫡出,所以被家族驱逐甚至迫害。

就像他自己说的,不拼是死,拼也是死,所以就拼一把,万一拼出了活路呢?就像我们,也是这般。我们不赌是死,赌了也许能活命。所以还是和他合作吧。”

“那……那个姓吴的要是回去了之后,拉着一帮人来屠灭我们族怎么办?他们对我们知根知底,但我们对他却一无所知。谁知道这个姓吴的是人还是鬼?”

“人也好鬼也罢,我们有雷刀在手,怕什么?”雷烈满脸不屑的喝道。

“雷烈,雷刀只有族长有资格使用,还得必须配上我们雷部的都天御雷真诀。但现在,族长去了雷山这么久音讯全无,我们之中只有大长老可以使用雷刀。

大长老年迈,操控雷刀怕是精力不济,要真到那个时候,恐怕我们无力反抗啊。”

那个声音落地,整个气氛瞬间变得死寂一片。过了许久,雷烈的身影才幽幽的响起,“大伯,你还是不想让我继承族长之位?”

“雷烈!”一个苍老但却威严的声音突然想起,“你这是什么意思?族长虽然失踪已久但并不能确定真的死了。如果能确认族长死了,我们自然会让你继承族长之位,但是现在万一让你继承了,族长却又回来了,那你和族长之间就只能活一个了。”

“我明白了——”雷烈微微失落的声音响起。

“族长突然间带着雷凌前往雷山修炼都天御雷真诀,都天御雷真诀修炼凶险,需历经九次雷劫才能练到大成。九次雷劫,一次比一次凶险。

族长替雷凌护法,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凶险,正常筑基,就算雷凌独自一人前往都没有问题。而这一次还有族长随同护法,不应该出什么差错。但是……原本只需三天的筑基,却近一个月都没有回来。凶险难料啊。”

“都天御雷真诀,要想修炼必须经受住雷霆万击,将天地雷力引导于体内。但是,这样的修行太过于凶险,我雷部历代族长多少人死于雷劫之下,要不是都天御雷真诀是掌控雷刀的唯一法门,这种要命的武功不练也罢。”一名长老有些不岔的喝到。

“是啊,历代族长中,能真正寿终正寝,能活着从雷山回来的只有三成。几乎所有的族长,都是在经历雷劫的时候毙命于雷霆之下,族长应该……不至于吧?他三年前才突破第七重,没那么快又要突破吧?难道他在替雷凌护法的时候……赶巧突破了?”

“还有别的解释么?”大长老一句话,将所有的猜疑都镇压了下去,的确,还能有其他的可能么?没有了啊,也唯有这个解释才能对族长一去一个月都没有回来说得通。

“好了,族长是不是遇到不测,等雷刀祭祀仪式过了之后再去探寻。我们先商讨一下雷刀祭祀的事宜吧,后天就是我们雷部的祭祀仪式,雷刀祭祀已经拖了三年了,不能再拖了。”

大长老的话音刚刚落地,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因为大家都知道,雷刀祭祀仪式之所以延迟了三年,还不是因为雷烈一直强烈反对。而现在,大长老丝毫没有商量的语气这无疑是在给雷烈下达最后通牒。

“大伯,一旦进行雷刀祭祀仪式,雷刀的雷霆之力将达到巅峰。这样一来,我们无人能够驾驭雷刀,除非族长修炼成都天御雷真诀最高层才行。”雷烈迟疑的说到。

“我们雷部既没有强敌入侵,又没有生存危机,为什么一定要保持雷刀的战力?而现在,只有三成之力的雷刀,又能如何?我们雷部能使用雷刀的除我之外一个都没有。还不如用来祭祀,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呢,不能乱了。”

“大伯,我想将雷部迁出去……”雷烈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一句话。

“什么?”一瞬间,满屋子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向雷烈望来。哪怕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但他们似乎都能透过黑夜看清雷烈一般。

“雷烈啊,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雷部在这里生存了数千年,你怎么就想要将部族迁出去了?这……这不是背典忘祖么?”

“是啊雷烈,你这是随便说说的吧?我们雷部世代守护雷山,这是我们雷部的使命,使命传承了数千年,怎么可以就这么断了呢?”

“随便说说……哼哼哼!”一阵冷笑突然间响起,一个从未出现的声音骤然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雷烈在二十年前就想着将族人迁走,要不是老族长坚持祖训没有听信雷烈的话,说不准我们早就成了忘典背祖之人。

老族长走了之后,雷烈又贼心不死,想劝说族长再一次同意他将族人外迁。如今族长失踪,你又旧事重提。雷烈,你敢说你不同意雷刀祭祀仪式不是想着要让我们迁族?”

那人话音刚落,现场瞬间变得一片死寂。过了许久,雷烈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你说的不错,我想迁族!”

“什么?雷烈,你还真的想迁族啊,我们遵守祖训守护雷山数千年,这是我们族存在的意义啊。雷烈,你怎么可以这样想?”

“是啊,雷烈,我们部族之所以称之为雷部,就是因为我们住在雷山山脚,如果迁族,我们还是雷部么?我们就是一群没有祖宗没有历史的孤魂野鬼。雷烈,这可万万使不得啊——”

“雷部?祖训?忘典背祖?呵呵呵……”雷烈突然轻笑了起来,“我们雷部在五十年前有一千人,十年前有六百人,而现在,却只剩下三百人……

祖训?祖训就是要我们在这等死啊?生命之泉枯竭,那个时候我们就该离开了。人不能没有水啊,没有了水,我们只能等死啊……几位都是雷部的长老,又是我的长辈。雷烈只问你们,要是我们再不迁走,雷部还能活几年?还能撑几年?”

安康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金昌治疗龟头炎方法
汕头治疗妇科费用
北京凤凰妇儿医院怎么样
昆明南大脑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