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晓荷.暖】阴差阳错(征文.小说)

2019-09-13 02:17: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孙半仙怎么也没有想到,聪明一世,行走江湖大半生的他,竟然也有失算的时候,而且是追悔莫及的失算!
在梨树屲,孙半仙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无论是谁见了他,都要礼让几分,就是那些吊着鼻涕的碎娃娃,在他跟前也是规规矩矩的,不敢胡喊乱吆喝。
孙半仙祖居梨树屲,是闻名方圆数十里的阴阳先生。
孙半仙本名孙旺祖,幼年丧母,家道贫穷,勉强念完小学就辍学回家了,跟上生产队里的婆娘女子混工分,和老父亲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恓惶日子。好在孙旺祖不仅聪明,还生就一张伶牙利嘴,他二十出头那年,已经是个五官端正,身材魁梧的小伙子了。他的老父亲为了让儿子有个吃饭的本事,就偷偷摸摸地带上礼品去拜访一个远方的亲戚,接着孙旺祖就被那远房亲戚收为关门弟子,那远房亲戚是一个风水先生,农村里人都叫阴阳。当时政策不允许阴阳公开行艺,用户和阴阳都是地下偷偷行事,酬金也很少,就是三两块钱。
阴阳者,联通阴间阳世的使者。对于这种人,大多数人是瞧不起的,背后地里叫他们“日鬼匠”。但是大凡生活在农村的人家,一年里少不了要请阴阳先生到家里来的,喜事要择日子,丧事就更讲究了,不仅要请阴阳看阴庄(选墓地),还要做法事,超度亡灵,少则三两日,多则五六天。就算没有红白喜事,每年的年末,农家总是要请阴阳先生来家里诵经安土,感谢神灵的庇佑,祈求来年的平安。只要请了阴阳,走的时候,少不了银钱酬谢,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块,偶尔上还有千元的肥礼呢!
孙旺祖跟上师傅学了三年,艺成出师,拨职授衣,有了独立行艺的资格。虽然初出茅庐,但是孙旺祖凭借着他的聪明伶俐和伶牙俐齿,很快就声名鹊起。不久师傅也驾鹤西去,他成了方圆十里唯一的阴阳先生。当时农村已经包产到户,政策宽松了,阴阳可以公开行艺,而且业务繁忙,酬金也是水高船涨。虽然孙旺祖的师傅声望一般,但是孙旺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由于他的口齿伶俐,再加上善于察言观色,无论是红白喜事还是择日安土,他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口如悬河,滔滔不绝,天文地理,人世轮回,因果报应,五花八门,直把用户听得深信不疑,五体投地。孙旺祖为了提升自己的声誉,不断给自己充电,除了师傅所传阴阳风水技艺之外,他还钻研了《麻衣神相》,《刘伯温神机妙算》等书籍,使他在阴阳之外还会神掐妙算,看相拆字,拓宽了业务渠道。很快,不到三年时间,“孙半仙”就取代了孙旺祖,声名远扬了。
美中不足的是,由于家道贫穷,耽搁了孙半仙的青春年华,迟迟不能完婚,直到他二十九岁那年,才和一个半道丧夫的女人组成了家庭。那女人名叫牡丹,身材富态,细眉秀眼,皮肤白净,模样很是俊俏,本是杏树梁人,男人和人合伙到宝鸡贩卖洋芋的时候遭遇了车祸,年轻的寡妇只好带着六岁的儿子改嫁,经人撮合,成了孙半仙的老婆。孙半仙丝毫没有弹嫌牡丹是个寡妇,不仅仅是牡丹长得俊俏,还是一个巧媳妇,炕上的针线,厨房里的茶饭,没有一样不攒劲,村子里的婆娘女子针线茶饭都以牡丹为楷模,给孙半仙挣足了面子。孙半仙有了老婆,后方稳定,劲头更足了,家里的一应事务全交给了牡丹,自己则带着两个徒弟东奔西走,承接各种业务,大把大把的票子锁进了他那个祖传的桃木枕匣里。当他和牡丹的儿子锁牢出生时,孙半仙已经轻易不出门行艺,只是给两个徒弟面授机宜,偶尔点拨点拨了,在家里坐分红利了。当村子里有了第一公开的个万元户时,孙半仙家已经修建起了五间青砖瓦房,高大巍峨,在众多的土坯房中鹤立鸡群,格外引人注目。
转眼间牡丹带来的儿子宝顺已经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牡丹告诉男人,宝顺和铁马河的一个叫盼的女子相好,半仙就说叫宝顺领到家里让他看看,女子有没有旺夫相,两人的八字合不合。宝顺也听话,没过几天宝顺就领来了一个女子,只是那女子身材单薄,头发焦黄,脸上还有稀稀拉拉的雀斑。孙半仙观摩老半天之后,把牡丹和宝顺叫到外面,给出了结论:“这个女子不行,虽然两个人的八字勉强合得来,但女子生就了一副苦命相,再说那身材像板夹的一样,一阵大风能吹跑,咋能养个胖实娃娃呢!趁早拉倒,不要再挽缠了。”对于半仙的结论牡丹莫衷一是,宝顺则公开反对。对于这个“带羔子”儿子,孙半仙知道他是不会听劝的,因为宝顺自小就是个犟牛筋,自个认准的事,谁说都是白搭。虽然半仙也曾努力消除父子俩之间的隔膜,送宝顺念书,初中毕业之后宝顺不愿再上学了,他又托人带宝顺学瓦工,宝顺在大事上也听从继父的安排。半仙也知道他俩之间的隔膜是无法彻底消除的,好在宝顺虽然拧,但是很懂事,从不惹事生非,对半仙这个继父也恭敬孝顺。只是在谈对象这件事上,宝顺的犟病又犯了,任凭半仙三番五次地规劝,宝顺就是非盼不娶。既然人家不相信,半仙也不再勉强,因为他知道自己执拗坚持,就会使牡丹两头为难,还要在宝顺跟前落个恶名。罢罢罢,你娃不相信,有你后悔的那一天!孙半仙快刀斩乱麻,三锤两棒子就张罗了宝顺的婚事,结婚半年之后,宝顺在村上申请了一处新宅基地,半仙掏钱请人建起了三间新房,和宝顺分家另过了。宝顺申请的那块宅基地,孙半仙也不满意,说那是一块枯河滩,聚不住钱财的,可保顺说那是乡上规划的新农村,前景好得很,半仙说择一个吉日破土动工,宝顺也不听,在“五一”节那天就破土修房了。唉唉唉,不是自家养的,结怨带恨的划不来,由他折腾吧,吃了亏招了祸他娃自然就求到我跟前来了!
宝顺和继父分家另过之后,牡丹私下里求半仙再给宝顺一些钱,好让他们再修两间灶屋,三间屋子总显得紧张了点,日后添个娃娃就更窄便了。可是半仙不肯再往出拿钱了,他说宝顺连结婚带修新房子,差不多花销了六七万块了,他是还有七八万元,可是锁牢还要成家不是,眼看着彩礼一年一年节节往上涨,弄不好到锁牢结婚彩礼怕就涨到十万元了呢!再说了,宝顺有手艺,两口子又年轻,只要好好过日子,不愁把日子过到人前头去。牡丹一听无话可说,好在宝顺两口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不到三年时间又修建了一座三间红砖瓦房,还给牡丹添了个白白胖胖的孙女,牡丹的心里熨帖了许多。
转眼又是锁牢娶媳妇的时候了。锁牢的皮肤跟他妈牡丹一样,细腻而白净,脑子又和他爸孙半仙极为相似,眼睛一转一个路数,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锁牢自幼聪明伶俐,招人喜欢,再加上孙半仙三十来岁才有了这个宝贝蛋,真是捧着手里怕吓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百般呵护,万般小心,真正娇生惯养大的。锁牢初中没毕业了就不念书了,半仙也不勉强,就给他传授自己大半生所学的阴阳知识,也算是后继有人了。虽然俗话说“要想得学得快,师傅怀里睡”,可是锁牢对那些经文、相书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是碍于他老爸的笑脸恳求,硬着头皮跟上哼哼一阵,三四年时间过去了,仍然还是个半铆子匠人,提笔不会写文,张嘴不会念经,孙半仙干着急又无可奈何,只能哄上锁牢跟上他学,想着日子长了就是灌耳音也能学个皮毛,应付一般的场面应该不成问题。
在给锁牢挑选媳妇这件事上,孙半仙煞费苦心,几乎绞尽脑汁。经过差不多半年的挑选,淘汰,半仙最终把目光锁定在蒿草洼赵老蔫的碎女子身上。赵老蔫的女子身材略胖,丰乳肥臀,银盘大脸,一双杏核眼睛滴溜溜转,半仙经过合八字,看相貌,认定这女子有旺夫相,并且那身板,不仅生娃娃顺溜,肯定还虎头虎脑,就像要收好庄稼,没有好地怎么可能呢!因为孙半仙走艺多年,方圆数里几乎人人熟络,家喻户晓,当半仙把自己的心思透露给赵老蔫时,赵老蔫喜笑颜开,满口应承。赵老蔫心里早就为碎女子的婚事犯愁肠着呢,这个叫翠的碎女子今年已经二十三了,念了个初中毕业就不念书了,后来到银川、西安打了几年工,钱没挣哈倒学了不少城里人的讲究,娇气的要命,弹嫌她妈做的饭菜,嫌弃他爸的邋遢。两年前不再出门打工了,整日里东游西荡,赶集逛街,描眉涂唇,说了好几家亲事,不是男方嫌弃她就是她看不上男方。这下好了,孙半仙看上了翠做儿媳,真是喜从天降啊,不要说孙半仙行艺大半生,家道殷实,单就家里只剩小儿子一个,不存在分家产不说,说不定翠一过门还能当上掌柜的呢,真是瞌睡来了遇枕头呢,天大的好事啊!
也许是世就的缘分,锁牢和翠初次见面,就一见如故,一见钟情,两人的婚事也就一锤定音了。就在锁牢和翠的婚事商定之后不多几天,牡丹突然间就病倒了,送到县医院检查,诊断不出是啥问题,半仙又采取自己的所学禳改了几次,都不见凑效,人总是苶不呆呆的,茶饭不思,昏昏欲睡。最后宝顺两口子把牡丹送到西安的大医院检查,依然没有明确的结果。半仙决定给锁牢完婚,一来是两个人都超过了结婚年龄,二来借此冲冲喜,或许牡丹的病就好了呢!两亲家一商量,意见一致,两个娃娃也没啥意见,婚期就定在了腊月初八。
说来也怪,自从锁牢的婚期确定之后,牡丹似乎精神了许多,里里外外地忙乎着,神采奕奕,不知疲倦似的。孙半仙家那几天真是喜气洋洋,欢声笑语,宾客络绎不绝。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锁牢结婚后的第八天后晌,牡丹突然间就一命归西了,喜气还未散去,噩耗骤然传开。一个红红火火的家骤然间就冷冷清清了。
牡丹的辞世,给了半仙沉重的打击,等抬埋了牡丹,人们惊愕地发现,半仙眼眶深陷,双目浑浊无神,憔悴得不成人样子了。牡丹的辞世使得整个家里冰冷不说,就连一天的两顿饭都成了问题。锁牢的媳妇翠说她不会做饭,在娘家都是她妈给她端着吃呢!一天的两顿饭就要靠锁牢扭捏,半生不熟的,稠一顿稀一顿,翠压根就不进厨房,锁牢把饭日鬼熟了,还要给媳妇递到手里,人家不愿意吃了就蒙头大睡,睡够了就撵着锁牢到小卖部里买泡面吃。年轻人好凑合,只是苦了半仙,这个行艺大半生,吃遍千家饭,每到一处都是座上宾,好茶好饭的伺候着,就是在家里,牡丹的茶饭在村子里有口皆碑,只要是在半仙家吃过一两顿饭的,谁不夸牡丹的茶饭好啊!就是平日里的家常便饭,牡丹也做得色香味俱全,上顿擀面下顿炒菜,三五天不做重复饭菜,半仙无论在外面行艺还是在家里,吃喝上从未受过一丝委屈。现在可好,锁牢煮的面厚的几片粘在一起,咬一口几个牙印,吃上半碗,胃胀得像吃了石头,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烙的饼子就更吃不成了,使劲咬半天,撕下一块子,可是在嘴里嚼了老半天,就是鞣的咽不下去,有几次卡在喉咙里,差点没把半仙噎死。这还不算,翠三天两头和锁牢闹仗,说半仙吃官饭攒私财,眼看着半截子入土了,钱还不下身,莫不是要给宝顺了,莫不是要带进棺材里去不成?半仙听着锁牢媳妇指桑骂槐,诅咒自己,潸然泪下,喊来锁牢,把最后一张八千元的存单交给他们,才算平息了小两口的争吵。
这样度日如年的日子推了半年之后,半仙已经形销骨立,走路都怕风吹倒了。有时候宝顺媳妇看着半仙实在可怜,就给公公端来自家的饭菜,谁料好几次都被翠先抢夺过去,几筷子就扒拉光了,竟然涎着脸还要。最终,半仙病倒了,差不多剩半条命了。
在半仙一睡不起的时候,锁牢挪到半仙的炕头,嘴里嗫喏了半天,总算说清楚了意思:他们两口子要到城里打工去了,窝在家里没钱花,坐吃山空,一个骆驼被砂锅子煮着吃光了,再不出去打工,怕是连电费都交不起了。不等半仙说话,两口子就拾掇行李进城了。
锁牢两口子走后的第二天早上,宝顺过来一看,半仙已经气息微弱,纠缠在阴阳两界了。宝顺急忙叫车把半仙送到镇上的医院,经过检查,医生说主要是饥饿所致,导致营养不良,输两天液就好了。宝顺给半仙办了住院手续,在病床前守了三天两夜,看着半仙逐渐恢复了神气,一顿能够吃一碗羊肉泡了,心里才踏实了许多。
病愈出院之后的孙半仙被宝顺两口子接到他们家里了,因为锁牢两口子自从走了就没有了音信。恢复了精神的半仙整天领着宝顺的女女在村子里溜达,逢人只说一句话:“人是一堆子肉,一辈子识不透啊!”

共 46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完全文,不禁让人感叹,”孙半仙“一生走南闯北,阅人无数,可算是在识人有过人之处。而却在跟自己亲生儿子选媳妇的时候偏偏看错了人,他那知道这个女人会在自己年迈的时候,拐走自己的儿子,将自己一个人丢在家,不管自己的死活。世事就是如此讽刺,当日反对“宝顺”的因缘,差点让“宝顺”失掉自己的幸福的儿子,待到他无人照管之时,却把自己接与他们同住,悉心照顾着他这位老人家。“宝顺”虽然不是自己的亲身儿子,却比自己的亲生儿子孝顺,这不免让“孙半仙”的心里感到一阵心酸。曾经的自己是那么的英明,靠着自己的勤劳与智慧建立起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毁在了自己亲生儿子和儿媳的身上,让自己老无所依。一句“人是一堆子肉,一辈子识不透。”的感叹,更加让人感到无尽心酸。小说脉络清晰,情节丝丝入扣,主题被渲染的如此深刻。同时也更能警示现今的世人,孝义为先。对人很有教育意义的一篇小说。佳作倾情推荐,感谢作者赐稿晓荷,期待更多精彩!【编辑:夜合】
1 楼 文友: 2015-11-2 15:48: 7 欣赏老师佳作,深受教育,拜读,问好
2 楼 文友: 2015-11-2 16:22:44 狼的小说一只都是最爱,支持!!!期待更多精彩! 每次书写到最后、都习惯性的落款,而你、便是我遗落、未曾执笔的烟雨江南。
 楼 文友: 2015-11-2 18:01:41 学习刘老师佳作,祝创作愉快。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4 楼 文友: 2015-11-2 18:29:41 拜读刘老师又一力作,学习,问好 浑然不解其中意,又怎知它是与非。吃什么药快速止泻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口臭怎么办
孩子上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