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萌妻难驯 第二百十九章 你爱过我吗-

2019-10-12 23:35: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二百十九章 你爱过我吗?

权慕天走进楼梯间的时候,权国秀站在窗台上,背对着楼道。[燃^文^书库][]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陆雪漫冲过去,在她身后猛推了一把。

“妈——!”

猎豹般矫健的身姿飞扑而去,他伸出手想抓住母亲的衣服,却扑了个空。

等他赶到窗口,权国秀已经坠了下去。

“妈——!”

母亲的身影越飘过越远,短短几秒钟过去,人重重摔在地上,暗红色的血迹在她身下慢慢晕开。

那一刻,权慕天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

暗淡的红色格外刺眼,连他的视线都染了血光。骨节分明的手掌还悬在窗外,试图抓住些什么,可什么也抓不住。

陆雪漫震惊了。

直到楼下传来惊悚的尖叫,她才相信婆婆真的跳下去了。

站在窗口的男人如同一尊雕像,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一瞬不瞬的看着躺在楼下的尸体,久久回不过神儿来。

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轻声説道,“快下去看看吧……”

慢慢转过身,权慕天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杀意,妖孽般的俊脸毫无血色,质问的话冷到了极致。

“为什么要推把我妈推下去?”

她愣住了,不明白男人怎么会这么想,“……我没有……我冲过来是想拉住她……”

“我亲眼看见你把她推下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眼前的男人仿佛一只受了伤的野兽,额头青筋暴起,肆虐的风暴在他眼中翻滚。

她吓得手脚僵直,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否认,“……不是我……”

“陆雪漫,我认为你与蒋斯喻、顾晋阳不一样。你心地善良,人又单纯,不会疯了似的报复。可是,今天才发现,我看错了你!”

冰冷的目光一寸寸扫过她的脸,权慕天双眸充血,像极了狂怒的狮子,随时会把对方撕得粉碎。

“不论她曾经做过什么,她是我的母亲。她与昨晚死去的老人都是我的亲人,你告诉我,怎么忍心对他们下手?”

“你什么意思?”

她糊涂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难道他认为权国秀和权振霆的死都是自己一手策划的?

如果真是她做的,刚才为什么要给权慕天发短信?这不等于不打自招吗?

“到了这一步,你觉得装傻有意思吗?”不屑的哼了一声,他从里调出几段视频,递到女人面前,“你自己看!”

她diǎn看视频,可看到里面的内容,瞬间惊呆了。

昨晚10:28分,一个女人穿着跟她一模一样的衣服从走出单元楼,在xiǎo区门口乘坐出租车。半xiǎo时后,出租车抵达了仁爱医院。

女人下车之前做一番伪装,她带着墨镜,用丝巾抱着头。在住院部大楼门前左右张望,才登上了台阶。

几分钟过去,她出现在权振霆住的病房外面,把一只保温桶交给了霍景林。

然后,她通过货梯下行至太平间,从地下车库离开了医院

权慕天怀疑那份致命的鸡汤是她送来的,可是昨晚她很早就睡了,而且他也在家。如果她中途离开,这个男人会不知道?

等一下……

他之所以来的这么迟,该不会是为了调取监控录像吧?莫非他从一开始就怀疑自己,所以才让她一起医院?

权慕天,你怎么可以这么想!?

抬眼望着他,陆雪漫气的双唇颤动,“昨晚你我都在公寓,十diǎn半的时候我已经睡了。我有没有半夜溜出去,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公寓在二楼,昨晚你又把我关在门外,以你的身手想从窗口溜出去并不困难。”

难怪昨晚她会给房门上锁!

原来她早就计划好了,打算让自己做她的时间证人。这样一来,即使事情败露,她也可以摆脱嫌疑。

“那-是-巧-合!”

“巧合?那么接下来几段视频呢?你要怎么解释?”

她对剩下的视频没兴趣,既然有人做了手脚,就不会只拍到她深夜进出依山雅居和仁爱医院的画面。

不然的话,根本瞒不过这个男人!

被人栽赃陷害也就罢了,最可气的是权慕天不相信她。

即使他亲眼看到她碰了权国秀,可是他凭什么认为是自己把他妈推下去的?

“我説了不是我做的,你爱信不信!”

她转身要走,权慕天伸手抓住她的手,轻轻向后一拽,转眼间就把人抵在了墙上,“我的话还没説完,你跑什么?做贼心虚了是不是?”

手腕几乎要被捏碎了,她用力挣扎却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

“陆雪漫,我知道这些日子你跟司徒信、荣爵洛一直在追查顾盛昌的死因。虽然我没有插手,但是不代表你在我这儿有机会蒙混过关。”

深深的望着她,权慕天眼中涌动着复杂的情绪,简单的词汇已经无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几天前,他便发现了一些端倪。

但是,他相信陆雪漫不会心存报复,那些证据不过是别有用心的人制造出来的假象。

只不过,刚才的那一幕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以为霍景林在为黑桃k做事,可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跟你是一伙的。你以为通过司徒信在文莱的账户给他转账,就没人知道你们之间的交易?你让人把绑架你的游艇转手过给几个xiǎo混混,就可以把做过的事情抹干净?”

陆雪漫彻底呆掉了。

他在説什么?

什么叫霍景林替她做事?难道有人会蠢到雇人绑架自己,故意制造误会跟丈夫离婚?

但凡精神正常的人会这么做吗?

“你抽风了吧!我让霍景林制造假绑架案?你是不是还想説,我提出离婚有两个目的,一来让盛昌集团拿到五大家族的股份,二来你会因为这件事看清权振霆的真面目,促使你吞并权氏。一旦灭掉五大家族的主心骨,我就有机会将他们逐个击破。”

她做所的一切虽然听上去十分荒唐,却行之有效。

以陆雪漫对他的了解,很清楚他不会轻易离婚。一旦回到海都,他会想尽办法复婚。这样一来,自己会不自觉地放松警惕,而她的同伙便有机会继续推进复仇计划。

“难道不是这样吗?”

权慕天从来没有想过会被她算计。

就算有了洛琳的前车之鉴,他也无法接受陆雪漫会像其他女人那样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他不止一次的追问过,她是不是想报复?

每次她给出否定的答案,权慕天都选择相信。但是林林总总的证据摆在眼前,让他的信任变得一文不值!

洛琳是蒋斯喻的人,霍景林也是。

他早该想到什么黑桃k,什么神秘的帮派都是蒋斯喻制造的假象,就连那个洛xiǎo天都是她埋下的棋子。

对陆雪漫来説报仇就那么重要吗?

外公年纪大了,权氏被并购以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像他这样的古稀老人还能活多久?

霍心怡死了,霍景林又成了通缉犯,母亲得到了这样的惩罚,难道还不够吗?

她为什么要对他们痛下杀手!?

捏着她的下颌,权慕天强迫她与自己对视,“陆雪漫,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我没有发现这些证据,你又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骗你,也没有杀人。”

她忽然发觉已然百口莫辩,就算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

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变成这样?

那些所谓的证据又是从哪儿来的?

以权慕天的缜密一定会验证证据的真伪,如果连他都骗过去了,那么她该如何洗清嫌疑?

那一刻,她生平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从南都回来,他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甚至愿意给他一次机会。

然而,他的人不仅跟踪她,还在调查她和她的朋友。最可恨的是,他自始至终都认为她与顾晋阳是一类人。

“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陆雪漫,外公和我妈一个躺在病房、一个就在楼下,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面对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权慕天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但是他亲眼看见这个女人把母亲推下了楼,铁一般的事实几乎要把他逼疯了。就算母亲有自杀的倾向,她也摆脱不了干系。

“我问过白浩然,化验结果显示给外公下药的人对药物的剂量掌握十分精准。你曾经説过,洋地黄的药性极强,哪怕多05毫克都会置人于死地。”

这男人对她説过的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却不肯给她半diǎn儿信任!

深吸了一口气,陆雪漫渐渐冷静下来,冷笑着反问,“既然这样,你来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不让霍景林在燕窝里多加一diǎn儿洋地黄?反而选择了最笨的办法去暴露自己?”

“有什么比亲手杀掉杀父仇人更痛快的事情吗?”

她被男人的质问气的哭笑不得。

这就是她想原谅的男人?跟这样的人重新开始有什么意义!

xiǎo女人的眼中闪过浓浓的怨恨,权慕天静静的看着她,颤抖着声音问道,“下面这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坦诚的回答我。陆雪漫,你爱过我吗?”

苦涩的笑意浮上嘴角,她逼回眼底的泪,告诉自己不许哭!

“到了这一步,説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既然你怀疑我,就把我交给警察,让他们还你一个公道。”

权慕天嘲讽的笑了,这个女人总能掐准他的软肋,栽在她的手里只怪他活该!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那么做。就算不看在你我的情分上,我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有一个犯了罪的母亲。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必须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爱过我吗?”

朝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陇南治疗阴道炎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朝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陇南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