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大逆之门第一千零三十一章我到底是谁

2019-11-20 00:30: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我到底是谁

安争的身形骤然出现在马车上空,从天而降,破军剑比安争更快的落下来。马车里正在落子的谈山色身形一闪消失不见,白子和黑子直冲上天,当当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竟是连环击打将破军剑震开了。剩余的棋子子弹一样朝着安争激射过去,被安争一拳震碎。

安争落地,轰的一声马车被震的细碎。

谈山色落在远处,白衣飘飘,虽然少了一条胳膊,但看起来依然风度翩翩。这是一个靠着一张脸就能在女人的世界中颠倒众生的男人,少一条胳膊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只是以他这般的修为境界,以他这般的心机算计,到现在还没有想到办法接上断臂,倒也奇怪。

当日他的胳膊被直接震碎,想复原都不可能。然而以他的实力势力,想要找到一条胳膊为自己接上并不是什么难事。别说曲流兮这样的医道圣手,就算是不如曲流兮之人接一条胳膊且不留伤痕也不算什么难事。

“真是完美。”

谈山色看了安争一眼,眼神里有一种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商品的感觉。只不过他可不想买,而是要抢。

“我这空荡荡的衣袖,你可觉得别扭?”

谈山色看着安争微笑:“我在等你,你的体质天下少见,本来只是想着要你一条胳膊罢了。现在看来,我都想把你躯体直接斩下来,脖子以下都换成你的,留我自己一颗脑袋就够了。”

安争也笑:“你何时梦醒?”

谈山色摇头:“只有我醒着,你们都在梦中。”

安争刚要上前,突然之间背后一股暴烈的气息迅猛而来。他向一侧疾掠出去,轰的一声,之前站着的位置被砸出来一个深坑。在碎土飞扬之中,张傲晃了晃脑袋冲出来,看向安争咆哮:“别走,再来!”

谈山色微微叹息,走到不远处仅存的一棵大树下面盘膝坐下来,招了招手让童子为他继续烹茶。那童子被刚才安争那一剑吓的有些发抖,跪坐下来的时候脸色还是白的。

“你这样的心性,如何跟我修行?你有一位师兄,惊才绝艳,只可惜英年早逝。他当初在金陵城里为了保护我而自己做出牺牲,不然的话,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你和他之间,差的就是那一点勇气。”

那童子深吸一口气,拜伏:“弟子知道了。”

远处,安争和张傲之间的战斗已经不能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了,是真真正正的山河变色。山峦?一拳爆之。丛林?一拳摧之。大河?一拳断之。

两个人摧毁不了的,就是对方的肉身。

砰砰砰砰的声音好像闷雷一样,震的人耳朵里都一阵阵的发麻。这两个人打的每一拳都能开山裂石,可是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打在沙袋上的感觉似的,谁也奈何不了不了谁。

“哈哈哈哈!”

张傲狂笑向前:“已经太久没有打的这么畅快了,有你这样的对手人生才不会觉得寂寞。不过,我必杀你!”

安争:“这屁不好,没有新意。”

张傲怒吼一声,一拳轰过去,安争一如既往的不躲不闪,一拳对轰。两个的拳头撞击在一起,一圈波纹从两人拳头对撞之处往四周席卷出去。这波纹荡漾出去,贴着地面卷起来一层狂澜。一开始只是地面上的尘土被卷起来,后来是地面被一层一层的刮掉,再后来想四周席卷出去的飓风都是灰黑色的,大地往下被刮掉了至少四五米深。

安争刚要出手,就听到远处陈少白喊了一声,声音急切之极,安争脸色一变朝着那边看了一眼,一分神被张傲一拳打在肩膀上,整个人被砸的如炮弹一样飞了出去,直接切掉了一截山峰。

安争挣扎着从碎石之中站起来,立刻赶回战场上的时候,谈山色的人却差不多都已经走了,只剩下赵灭和张傲还站在那,像是在等他。

“下次吧,先生说留着你还有用。先生还说,谢谢你们为他找到了海魂珠和冰封灵石。”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傲转身就走,而赵灭眼神歉然的看了安争一眼后也离开了。

陈少白走到安争身边,语气愧疚:“对......”

安争摇头:“不用说。”

之前在安争分身的那一刹那,是赵灭突然出手擒住了叶琳娜。叶琳娜她们几个女子本来都在战团后面没有参加进来,以作支援。可是赵灭忽然冲过去,没有对曲流兮下手,也没有对古千叶下手,偏偏直接抓了叶琳娜。可能赵灭如此选择,第一是因为叶琳娜不是中原女子,第二是因为他看得出来叶琳娜修为最弱。

安争拍了拍陈少白的肩膀,看了一眼远处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叶琳娜:“去吧,先安慰安慰她。”

叶琳娜被擒,海魂珠被翻走,安争交给了曲流兮的冰封灵石也不得不拿出来换回叶琳娜。安争走到曲流兮和古千叶身边问两个人有没有事,她们俩同时摇头,又同时张嘴想说什么,互相看了一眼后又同时闭嘴。

“和你们没关系,谈山色是有备而来。”

安争听到远处叶琳娜的大哭之声,一个劲儿的道歉,埋怨自己没有本事。陈少白正在劝她,不过一时半会儿估计眼泪是止不住的。

安争坐下来休息,和张傲之间的对战让安争也明白了一件事。谈山色手下这样的超级高手数量并不少,而自己这边,能抗衡对方超级强者的人,其实不多。陈少白,杜瘦瘦,再加上他自己勉强可以。之前谈山色要是想除掉他们的话,可能已经有人先死了。

“为什么他没有下令杀人?”

古千叶也是一脸的疑惑:“还有什么阴谋吗?”

曲流兮语气很轻的说道:“他留着咱们还有用,他知道咱们是他的助力,因为无论如何咱们都是不会站在陈无诺那边的。他相当于没有付出任何东西就得到了好多帮手,何乐而不为?留下咱们,比杀了咱们还要有意义。他确定陈无诺想杀了咱们,咱们也会和陈无诺过不去......”

安争苦笑:“是啊,这种明知道他怎么想的,可自己还是不得不按着他的想法去做的感觉,真他妈的不爽啊。”

“咱们并不是顺着他的想法去做。”

曲流兮握住安争的手:“是你钻了牛角尖了,是他在顺着咱们要去做的事而算计罢了。并不是咱们任由他摆布,是他在顺势而行。”

安争嗯了一声:“我没有气馁什么,只是觉得有些憋闷。”

他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你说,谈山色为什么突然急着要海魂珠和冰封灵石了?”

与此同时,在距离此处上万里之外的武当山。

张真人盘膝坐在蒲团上,看了一眼跪在面前的风秀养。

“天赋上,不需要多说什么,你已经站在修行者最优秀的那批人之中。勤奋上,你更是远超常人。而你的悟性,也是我门下弟子之中最强。能给你的指引,我都给了。而你曾经为什么存在,我也告诉你了。对你来说,你的世界和未来,今后都靠你自己。”

风秀养重重的叩首:“弟子拜谢师尊。”

张真人道:“你本是谈山色的一个分身而已,他为的是自己将来遇到躲不开的危险用你做替代。可是,我破了你身上的迷局,解开了这联系,你已经不再是他的分身了。可是正因为如此,谈山色会变得疯狂起来,他是最怕死的,他会寻找其他的办法来延续自己的生命。”

风秀养问:“弟子能做些什么。”

“本来不想让你离开武当山,不过现在我需要闭关修行一种功法,将来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有件事,就必须你去做了。你现在离开武当赶去金陵城,安争他们应该也正在赶去的途中。虽然我已经断开了你和谈山色之间的联系

,但毕竟你和他之间会有所感应......”

风秀养站起来:“弟子明白了。”

他转身往外走:“找到他,杀了他。”

张真人叹了口气:“谈何容易。”

“他不死,我终究不是我自己。”

风秀养已经在门外,一柄桃木剑飞来,他身形一闪掠上桃木剑,化作一道流光往东北方向而去。

金陵城。

受了重伤的陈无诺走进地宫之中,亲手封闭地宫之前,他看了一眼门外的司马平峰等人。

“朕闭关的这段时间,金陵城里必然会出什么大事。谈山色知道朕一定要闭关,所以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来金陵城里作乱。朕把金陵城交给你们了,你们要为朕守好这座城,这个江山。”

“臣等遵命。”

“聂擎找到了之后,立刻带回来!”

陈无诺吩咐了一声,砰地一声将地宫关闭。

那日一战之后,聂擎就消失不见了。其实他并没有离开多远,就在金陵城里。一个看起来普通至极的民家小院里,聂擎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着太阳,身上都是一条一条的绷带。穿着一身雪白长裙,温柔如水的飞千颂正在晾洗衣服。

聂擎就痴痴的看着她的背影,眼神迷离。

“你若是躺着辛苦了,我就扶你起来走走。”

“不用。”

“有什么想吃的吗?我一会儿出去买些蔬菜回来,给你做饭。”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身边?”

“我?只是那日看你受伤了,顺便救了你而已啊。你想说什么?”

飞千颂看向聂擎。

聂擎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了你。”

飞千颂的脸一红,笑了笑:“我也很幸运,会遇到你。”

她脸上没有一点点在飞凌度时候的凌厉之气,看起来真的是个温柔如水的好姑娘。她的体贴,她的善良,她的一切都让聂擎觉得很真实,很美好。其实聂擎也不知道自己当日为什么要逃离,而不是跟着陈无诺走。当他又回到金陵城的时候,才确定自己想要的只是一个真相。

o型腿怎样才能矫正
宝宝o型腿是缺钙还是遗传
宝宝佝偻病o型腿
宝宝佝偻病型o型腿
宝宝佝偻病型腿O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