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龙印血魂 第二十章 仙路难(下)

2019-10-19 13:02: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印血魂 第二十章 仙路难(下)

陈二旦躲了下來,休息好之后,就琢磨着如何上去,说实话,陈二旦心里沒底,听之前那睚眦的话,路前方有不少同睚眦一样的凶兽,这都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仙路尽头是一处乱流漩涡,以那睚眦的实力都过不了,不知道自己能否过去,

陈二旦又开始出发,这一次,陈二旦也不得不低调,走走停停,不时在一些沟壑里,或者巨石后面隐藏,小心翼翼地前进,避免被睚眦或者其它的凶兽发现,

不停地往前,陈二旦忽然发现前方宽阔起來,而且在陈二旦的目光尽头,有一条狭窄的路,那路之陡,就像是梯子一样,陈二旦十分激动,如果能到达那梯子,很可能就快要达到仙界了,至于什么乱流漩涡,到了再说,

虽然看见那梯子,但是以现在这个处境,压制十分大,要走到梯子脚下,也不知道要走多久,

陈二旦躲躲藏藏,慢慢地接近梯子,陈二旦也觉得奇怪,那睚眦哪里去了,为什么自己沒感应到凶兽或者强大的气息,这是自己隐藏的比较好还是有诡,

虽然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但是陈二旦并沒有停下來,先走再说,

终于,休息了四五次,陈二旦快要达到梯子的位置,而陈二旦也看到,样子上空很高很高的地方,仿佛一个风暴在运量,那应该就是睚眦所说的乱流风暴,看上去确实挻吓人的,

不管如何,世界已经阻止不了陈二旦前进的步伐,

“哈哈哈,,,,”

突然,十分得意的笑声响起,十分雄浑,震得陈二旦心头跳了一下,凝重了起來,

笑声來自之前那头睚眦,那睚眦发现了陈二旦,道:“要上仙界,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会來这里,”

陈二旦脸色十分阴沉,道:“死鬼,你奈何不得我,不要逼老子出大招杀你,”

“我草,我好怕怕,”

那睚眦竟然如此说道,

陈二旦十分不爽,这一般都是强者对弱者说的话,也是他陈二旦常用的台词,现在台词被抢了去,陈二旦道:“别不知死活,”

那睚眦笑了起來,道:“沒听说过睚眦必报吗,惹到老子,管你是谁,非搞死你不可,”

陈二旦本來想吓唬这睚眦,如此看來,怕是吓唬不成了,

“來吧,让大爷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陈二旦横剑在前,对那睚眦道,

“嘿嘿,凡人,莫装逼,”

那睚眦说着,竟然是笑了起來,当即之下,陈二旦就看到另一头凶兽出现,居然是一头狻猊,一头真正的狻猊,什么睚眦,什么狻猊的,以前只有在功法虚影之中才能看到,沒想到现在就真实的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要吃自己,

一看到狻猊,陈二旦就想到金狮,此时此刻,陈二旦对金狮沒有一点好感,

陈二旦当下装逼到底,道:“不过是一头小睚眦和一头小狻猊罢了,老子一点都不怕,來吧,看看你们都有什么过人之处,”

“草,这小子真是太能装了,”

突然,又有一道声音响起,这一下,陈二旦心头跳了一下,又看到一头狴犴走了出來,

陈二旦绝望了,这他玛都是一此有來头的主啊,一个都干不过,现在三个,怕是要轮为食物了,

“嘿嘿,那又如何,,”

陈二旦强颜欢笑,一副不惧的样子,

话虽这样说,陈二旦却是慢慢地往后退,

“小子,你不是很牛逼吗,有种站住别走,”

三个家伙一步一步逼近陈二旦,搞得陈二旦心跳过不停,冷汗直流,

“看招,

,,,,”

陈二旦大吼,施展牛逼招式,然而这只是一个虚晃,陈二旦转身就逃,天梯在前,也不敢过去了,

“嗷吼,,,,”

三个大家伙一起发动,一下子将陈二旦围在了中央,

“小子,还装逼吗,,,”

那睚眦问道,

陈二旦突然觉得怪了,这三个家伙为什么不攻击自己,只是把自己围住,难道真是怕了自己,还是,

陈二旦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下剑指睚眦,道:“老子装逼怎么了,你來打我呀,”

“找死,,,,”

睚眦终于发怒,扑了上來,

“够啦,,,,,”

突然之间,一道陈旧的声音响起,响在天地间,散于天地间,无迹可寻,

这下,那睚眦终于停了下來,和狻猊还有狴犴一样,十分老实,各自散去,

“麻逼,怪了,”

陈二旦正疑惑之际,突然感觉到自己储物袋里的水晶在振动,而且飞了出來,悬在半空,发出万丈光芒,吓了陈二旦一跳,

“我们终于见面了,,,”

声音在头顶响起,陈二旦抬头一看,发现一只巨大无比的饕餮,确却來说是一只饕餮的虚影,然而那饕餮四肢和颈部都有像链子一样的东西锁住,定在这半空之中,它似乎不能脱困,

那虚影慢慢蠕动,渐渐变小,最后化成一名中年人,虽然如此,但是那五条链子依然存在,如蛆附骨,

“你是哪位,我们见过面吗,”

陈二旦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与这家伙扯上关系,

那中年人道:“沒有,不过我们交过手,”

陈二旦彻底懵了,自己什么时候和这厮动过手,自己貌似是第一次來这登仙路呀,当下问道:“你确定,,”

中年人道:“确切來说,当初你在得到这水晶球之时,我和你的法宝隔空交过手,”

草,这厮和板砖交过手,自己怎么不知道,如此一想,当下陈二旦道:“这么说來,你是要找我麻烦了,”

当下这中年人道:“其实是那棺材耽误了你,当初我只想通过水晶球将吞天术彻底传与你,只可惜被那口棺材给破坏了,要不然,你也不用等到现在才出现,”

“草,还有这等事,”

陈二旦话锋一转,问道:“那你要传我吞天术,这又是为什么,,”

“就是为了你帮我,”

那中年人道,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帮你,”

陈二旦不解的同时心中十分高兴,沒想到遇到这么个家伙,看來上仙界会容易许多了,

那中年人道:“很多很多年前,就有人想从这条路上仙界,然而來到这里,肯定是过不去,不过我见他虽然出色,不过以后成就不会太高,就让他把我的法器也就是这水晶带回凡界,以此换他一条命,”

“把这水晶带回凡界就是为了我方便找一个不世之才來帮我,当你接触到水晶之时,我便发现了你确实是一个不世之才,而且你是从仙界下去的,我也算了好了,你会走这条路上仙界,”

“所以,如果你愿意把一丝神魂留在水晶里,我就让你上仙界,当然,如果神魂不全,是突然不了天仙境界,所以,我要你达到太仙级别时回到这里來为我解开这锁链,”

陈二旦问道:“要如何才能解开这锁链,你确定太仙级别就行了吗,”

中年人道:“上古时期,我与几位兄弟因为一些事,被打入凡界,后來才开辟这条路上仙界,然而当时我们那老爹已到晚年时期,谁都想做仙兽域的皇,又因当时我在众兄弟之中是最强大的一位,竞争力最强,所以在到达这里之后,我那五位兄弟就对我下手了,但他们杀不死我,只能把我困在这里,所以,你必须要学会我那五位兄弟的天生本领,到达太仙级别之后便能解开这锁链,”

“那五个,”

“囚牛、睚眦、狻猊、狴犴、貔貅,”

“要是他们都死了呢,”

“废话,死是肯定死了,但他们的本领肯宝流传下來,”

“那你怎么还沒死,”

“我被锁在这里之时正值青年,从那时起就一直进入龟息状态,若是不这样,同样早死了,”

最后陈二旦问道:“你能帮我过了这乱流漩涡,”

这中年人道:“我被锁住,沒那个能力,不过你尽管上去便是,你死不了,”

“为何,,,”

“因为你是死不了的那种人,”

好吧,最后陈二旦妥协了,将自己的一部分神魂留在了水晶里,和这饕餮中年人达成了协议,

陈二旦想起一件严重的事,问道:“之前有沒有一位女子从这里上过仙界,”

中年人道:“你说你母亲吗,她上去了,”

母亲成功上了仙界,陈二旦松了一口气,不过陈二旦也吃惊,这家伙怎么知道是自己母亲,道:“草,你怎么知道她是我母亲,”

“因为我感应到你们有血缘关系,而且还长有几分相象,”

最后陈二旦道:“你不打算给我什么防身的东西吗,万一我不小心真死了,可是下不來了,”

中年人神念冲近陈二旦脑袋里,出來之后,就在陈二旦脑袋里烙印下一些东西,道:“这是完整的吞天术,”

而后一柄剑从地底深处破土而出,落到陈二旦手里,中年人道:“这是当年我用的吞天剑,你就拿去用吧,不过你可得小心点用,别被人抢了,”

“好了,老夫太累了,你上去吧,”

最后陈二旦终于踏上了天梯,这天梯,陈二旦足足爬了几个时辰的时间,这才來到顶端,

陈二旦头顶十几丈高的地方,就是乱流漩涡,此时陈二旦身子已经快要把持不住,险地被吸进去,

陈二旦道:“仙界之下,这里才是最顶端,这才是真正的问鼎,不过过了这漩涡,自己又得重新开始了,”

看着和感受着这乱流漩涡,陈二旦还是有些胆怯,

“这真不会死人吗,”

陈二旦问自己,

最后陈二旦鼓起了勇气,放开双手,他一下子被漩涡吸了进去,

汉中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平凉癫痫病医院
营口治疗早泄方法
汉中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平凉癫痫病医院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