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五人团伙故意制造车祸借机绑架单身女车主_a

2020-01-16 21:4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其中两名嫌疑人在接受讯问

其中两名嫌疑人在接受讯问

徐丽在警局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作案的五菱之光

□记者王磊乔伟辉实习生李君贤文记者李康摄影

阅读提示 7月11日晚10点50分,“咚——”的一声,在郑州东区,一辆面包车撞到一辆大众CC后面,当单身女车主徐丽(化名)下来看个究竟时,被面包车上下来的5名男子突然掳到了车上。随后,绑匪向徐丽的男友勒索50万元。

24个小时后,徐丽在新乡获嘉县一居民区被营救。此时,这几名犯罪嫌疑人已经做出决定:拿到钱后把她做掉。

昨天下午|女车主称,曾与死神很近

昨天下午5点47分,大河报记者在郑州市公安局郑东新区分局见到徐丽,她个儿很高,短发,一米七左右。

“被吓傻了。”这是她见到记者说的第一句话。仅仅就在一天前,她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

“我是周五晚上在东区被他们掳到车上的。”这名27岁的女孩儿,虽然已经身在公安局办公室里,但是仍难掩对歹徒的恐惧。“我的嘴上被贴上胶布,歹徒把我带到玉米地里,还挖了坑威胁要埋了我。”“我以前经常在报纸、网上看到这种事情,但是从未想过,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徐丽说,她还没有结婚,目前在东区一家投资担保公司上班。

郑东新区案件侦办大队大队长张慷说,涉案的5名犯罪嫌疑人已经全部被抓获归案。

11日夜晚|5名男子制造追尾,掳走女车主

时间倒转到7月11日晚10点50分,郑东新区农业南路与正光北街交叉口东南角。

27岁的单身女性徐丽正驾驶大众CC轿车,沿农业南路由南至北行驶。行驶至正光北街路口等红灯时,一辆五菱之光面包车“咚——”的一声撞到了大众CC后面。

徐丽没有下车。“我坐在车里,正准备打电话报警,面包车里下来几个人,哀求我不要报警。”徐丽对大河报记者说,“一个中年男人我说,他是给别人打工的,要是报警工作就丢了,心里一软,就没有报警。”下车后,正当她打电话给朋友咨询修理那辆受损的汽车需要多少钱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你还想要钱?”刚才还说话和气的中年男人突然变脸,把她拖到车上。

记者从监控录像上看到,当天22点57分左右,徐丽被5个男人掳到那辆银色面包车内。面包车沿正光北街,迅速向东驶走。

12日凌晨|“人在我们手上,快拿50万来赎”

7月12日凌晨2点38分,徐丽男朋友赵明辉(化名)的电话响了。

“老公,我是小丽,拿50万来赎我。”接着电话挂断。

之后回拨是一名男性接的电话,说:“你老婆在我手上,拿50万来赎人。”赵明辉刚问你是谁,你在哪里,小丽怎么欠你们钱,对方没有回答就挂断了。当天凌晨3点40分,赵明辉报警。

据张慷大队长称,7月12日上午7时许,他们还接到郑东新区正光北街某单位一保安的报警电话,称有一辆大众CC已经在他们单位门口停了一夜,警方调取这个路口的监控,发现了徐女士被绑一幕。

“在被歹徒绑走的时间里,我从没放弃过。”徐丽向大河报记者回忆,一上车,自己嘴巴就被贴上胶带。有人狠狠打她。“我趁胶带松一些的时候,告诉他们,我怀孕两个月了,他们就不再打我了。”

很快,放心不下的歹徒强行给她喂安眠药。“我含在嘴里,没有吃。他们还不停检查。我就喝水,给他们看。最后为了不让他们起疑,我就装睡。”徐丽说。

歹徒没有拿到钱,把徐丽拉到获嘉县一个玉米地里,用铁锹挖了一个大坑。“再不给钱就把你活埋。”有人威胁她。但是这些歹徒最终没有活埋她,而是把她拉到获嘉县一个出租屋里。

12日夜晚|警方悄悄布控,营救女车主

7月12日早晨7点,郑州。郑东新区分局案件侦办大队已经摸到了这起绑架案的藤蔓。“徐丽在新乡获嘉县火车站银行的刷卡记录,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张慷说,局里领导决定,集中力量侦破这起绑架案。

“这个银行卡的密码,是我故意告诉犯罪嫌疑人的。”徐丽说,犯罪嫌疑人没有从男朋友那里拿到钱,她很害怕,就告诉他们自己银行卡密码。“他们大概取了3000多元,而卡上也不过几万元。”

利用各个地市主干道上的监控,警方顺利找到这辆挂着山西牌照银色五菱之光(牌照是假的)的藏身之地——新乡获嘉县一个居民区里。

7月12日晚上11点,郑东新区分局公安民警悄悄在居民楼布控。此时,在绑匪临时租的那个狭小出租屋里,徐丽的情绪已经跌到谷底。一名绑匪悄悄告诉她,这几名犯罪嫌疑人已经决定,拿到钱后“把她做掉”。很快,徐丽被解救了。

“7月13日上午8点,这5名嫌疑人已经被全部抓获。”张慷说。

五绑匪QQ群上结识,专找开好车的单身女性下手揭秘

这5名嫌疑人,有3名是新乡的,还有两名是山西的。新乡40多岁的焦某,最让办案人员感到惋惜。“他有正式工作,家里还有老人和孩子,没有前科。”一名办案人员说,“其余4个人都没有工作,有前科。山西的两个人,十几天前刚刚抢过超市。”

“你为什么加入这个团伙呢?”在征求公安局和嫌疑人同意后,大河报记者采访了焦某。

他个子不高,偏瘦。穿蓝色短袖,短裤,人字拖。听到这个问题后,他一下子就哭了。“我特别后悔,大家商量好把她做掉的消息,也是我告诉徐丽的,我想帮她,可又不敢,现在感觉非常后悔。”

另一名嫌疑人,来自山西的孟猛(化名)说,他们几个人是在一个名字和“抢劫”有关的QQ群里认识的,专找开好车的单身女性下手。“本来是想在新乡获嘉县实施绑架的,但是获嘉县的好车太少。我们听说郑州市好车多,就来郑州了。”郑东新区分局办案人员说,对这个QQ群,公安部门正在进行调查。

如何给儿童止咳安全用药
希爱力治疗术后ED效果
儿童能用哪些止咳药
宝宝不爱吃饭要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