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4G建设与VoLTE中国路径解读

2019-08-15 15:47: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5年9月22日-24日,一年一度的北京通信展再次在静安庄 老国展 拉开帷幕。接着现场进行了多场总裁及圆桌访谈。下面是圆桌论坛第一场:建设与Vo中国路径。

  原文如下:

  李培培:我们这一场的圆桌论坛就开始了,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武汉虹信的朱宇霞朱总,这是中兴通讯产品线副总裁龚德华,欢迎两位参加我们的圆桌论坛。我们也简单聊了一下我们两位自身负责的业务线还是有比较大的这种互补性,可能是在4G和LET还有未来我们要谈的包括的话题。接下来我问两位一些你们应该算是业内资深人士比较了解的一些话题,给我们产业链的朋友们一些启发。第一个问题是4G从201 年底开始在中国算是大规模的建设开始起步,三大运营商其实他们的步伐是不太一样的,包括联通电信移动等等,我想请两位介绍一下,在目前的时间点来看三大运营商的建呈现出不同的形式,他们出于什么项目阶段?是否有一些对我们的供应商的伙伴们提出一些要求,我们怎么对他们进行支撑的。我们先从龚德华总来。

  龚德华:是这样的,因为我是做核心出身的。实际上我们目前的话就是基本上从201 年开始对4G服务的基本的部署,而且三大运营商建设的思路,中国联通虽然他们的无线支持这一方面有优势,但是核心融合4G也是我们的优势比较明显。所以它融合电信不完全一样,对于它来说这是一个独立的络,它有一些中心,我们叫SHPE,这个布局业务来说,这个核心络有一个大数据的区别。目前的话从他们的业务来说,我们的这边基本上是差不多,从核心这一块发展的4G业务主要是,在4G方面的一些核心的业务去放大,他们都是有一定的发展的。其他的请朱总介绍一下。

  朱宇霞:刚才龚德华总已经说了,在整个4G的建设应该是非常快的,非常快体现在几个地方,一个是上的速度非常快,我们从201 年开始建,这里面首先是中国移动,中国移动建的非常快,中国移动在两年多的时间基本上已经有一百多个了,它的整个覆盖遍布到所有原来2G覆盖到的地方应该说4G基本上都覆盖到了,这个是非常快的。所以规模也非常大,基站的数量,原理来讲4G频段比较高,它的覆盖相对来说覆盖比较小,数量就更多,这个覆盖上去之后,这个规模显然就很明显。对于电信和联通是晚一点,他们主要是做FPD,但是应该说整个进展也很快的,主流的城市和地市都覆盖到了。特别是联通目前来说,原来联通的W比较好,相对来说联通进展是在W上投资,目前从今年来看整个趋势来看,联通在4G会加大投入,也会赶上来,三大运营商会把4GLTE络作为主打络建设。

  这个给我们厂家带来的压力我觉得首先第一个就是前期201 年供货的压力,各大厂家都供不到货,大家都非常紧张,后来逐步的缓解想各种办法。虽然我们份额不大,但是我们供货也很紧张,压力也很大。最后通过各种手段满足客户的一要求。

  另外与之配套的我们烽火除了无线通站,还有,还有一些配套的有源无源系统都带来了很多需求。这一块对整个产业链的拉动非常大。

  李培培:刚才朱总提到对于我们厂商而言客户的压力比较大,您也提到对于中国电信来讲它在核心的部署,就这个话题能不能简单的聊一下,我们作为核心伙伴,对中国电信在核心的演进上是不是遇到一些难题,您觉得这些难题解决上会不会遇到什么问题呢?

  龚德华:是这样的,刚才提到中国电信的核心址络,CDMA络在全球的发展遇到一些问题,包括一些原来在北美和印度的一些络运营商都慢慢的转到络来。把CDMA络,尤其是上一oLTE以后,把DMA络逐渐的消亡的一个状态。目前电信它的络机制导致它在发展过程中确实尝到一些不安全的因素也好。比如说举个例子,就是这个4G目前阶段云合作的基础,对于联通和移动来说它很方便,但是对于电信来说它没有办法选择,它要双架的基础来实现云。

  包括到未来的VoLTE阶段, G是一个完整的阶段。对于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来说他们可以抓取云端的络的阶段。对于电信来说,他们的标准的自身的情况不符合,目前它不能符合VoLTE的技术,运用资金的力量,这是一个纯粹的一个工作,我们叫VoLTE。这个来说其实是一个问题,当然这个问题的话可能现在不太容易解决,这个一方面涉及到络方面技术的一个怎么样来解决,更大的问题是终端,终前的话可能在对于电信来说,它可能有这么一个思路,它是想把这个附近基站覆盖到跟移动基站一样的水平,我可以在某一各方面达到这么一个大致的水平,只要达到这个水平之后,它会把现有的络慢慢在区域把这个频谱留出来。

  李培培:谢谢龚德华总。我们谈到了这个话题了,我们接着往下聊。我们讲到VoLTE,我们中国电信如果它想逐步把两个络VoLTE的需求做一些应用,同时它想对这个用这个VoLTE4G的这个技术达到原来的2G的覆盖这个需求的要求也比较高,我们谈一下这个话题是像VoLTE或者是4G+我们更多一些需要这种就是4G已经摆脱了初级阶段它就会有更高性能,更好体验的这么一个方向去发展。我想请两位谈一下这些技术在中国目前的发展的情况,然后我们跟国际上的一些差距在哪?或者是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很快就能够赶上国际的步伐,对这些业务的发展我们有怎么样的预期?

  龚德华:是这样,国内的VoLTE的话,目前的观的说中国移动走得非常快,中国移动201 年开始进行了络的一些VoLTE的试点,2014年在解决集团的络,正式启动了一个一年的测试。另外的话从最后一年的这个测试,包括终端的还有无线的还有核心等等一些方面,应该来说它是具备了,而且大家都知道我们最近中国移动应该五到六月份举行了第一次的VoLTE的销售目标,它的络能量非常高。

  然后它的规划是在今年六月份大部分在这个商业领域,这是发展的比较快的。对于联通电信来说是慢一些,他们也在做一些外部的市场。中国联通选了八个城市做试点,包括像天津郑州上海北京啊还有深圳广州一些城市,我们也在做布局。目前的话我们在天津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现在计划是按照联通的规划计划在今年年底进行,其实它这一块我们感觉联通还是有一些在竞争方面还在竞争方面在整合几个产业链,联通这一块的话在VoLTE的话,更多是给厂家,厂家他们自身的一个标准。这是联通的情况。

  中国电信在三个月的进展,应该相对来说慢一些,但是确实存在一些络技术上的问题。电信的对的是要是中兴和华为,就是在这个处理。目我们公司做一个试点,可能也是协同,协同来进行一些安装调试,也是争取在今年年底,我们的计划是到年底把它布的话中国电信和联通也像移动和联通的点进行规划,在络方面的一些VoLTE的一些准备。

  朱宇霞:其实无线方面的话,对VoLTE来说我个人觉得关键的地方不再,关键的地方是在终端。现在在技术上是没有任何障碍的,但是在终端在核心侧其实还是有一些技术问题有待于解决,目前来说进展还是很快的,特别是中国移动进展非常快,基本上目前来看今年年底我们可以看到商用的VoLTE络了。这是引申开来有一个问题就是将来怎么运营VoLTE,严格来说VoLTE是基于数据的传输,你可以把它等同于数据通信,将来的资费怎么定义?原则来讲我们看到VoLTE了以后,语音是不是免费,是不是部分免费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因为VoLTE和上没有本质的差别。所以这个方面在资费和国际漫游方面存在很多的问题,这个也需要运营商更多的考虑这个问题。

  技术来讲,目前除了电信有一点麻烦,其他的都没有技术障碍的。终端方面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现在能够支持VoLTE终端的款数并不是太多,因为前期据我们所知也没有真正完全支持VoLTE的目前也才刚刚出现,所以这个可能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成熟。另外一个技术就是刚才说的载波聚合,这个对运营商来说它最大的好处它可以利用它现有的频率资源给用户带来更大的带宽,这个无论是从市场宣传也好,乃至于最后达到实用的,可以让用户享受到更好的服务也好,都是有很大的技术。目前来说我们看到新的无线接入的技术,能够有比较好的应用前景的还是载波聚合。不仅仅是同技术,同样TBB的还有TBB+FDB,除了中国移动以外,联通电信除了拿了TBB还拿了FDB的聚合的,所以应该来讲从技术来讲应该有可以实现的技术,从商用的角度来说还需要一些时间,这个需要终端和时间来配合。

  李培培:我们下一个话题是这样的,前两个公司成立了,对中国的通信产业来讲是一个大的事情,因为它成立也有一年了,它渐渐也步入正轨了,已经感受到了它给我们的一些影响。我们跟他们也有合作,是这样我想先从朱总讲一下,就是采访公司的成立,您认为它给我们行业带来什么?在合作成面我们跟铁塔是不是开展了合作?有什么进展?如果可以的话有自己的想法可以谈一下。

零售
2015年重庆大健康E轮企业
救救江小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