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风鬼传说 第954章 杀气

2019-10-12 22:38: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954章 杀气

第954章杀气

上官秀走到正在指挥作战的副将近前,问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殿下!”看到上官秀来了,副将急忙躬身施礼,说道:“殿下,在我军攻城的时候,宁南军开放了军械库,现在很多城中百姓都拿到了武器,在城内抵抗我军,也都是这些百姓!”

上官秀眯起眼睛,城内没有守军,利用城中百姓来御敌,这一招不仅大胆,也够毒的!

就算己方最后打赢了,天门城的百姓不知得死掉多少人,宁南朝廷完全可以借题发挥,大肆宣扬风军屠杀平民,从而激发宁南国内同仇敌忾的心理。

损失一座军械库,却能激发起全国军民对风人的仇恨心理,宁南并不吃亏。

想到这里,他问道:“现在天门城的主将是何人?”

副将说道:“乐平郡的郡尉不在天门,天门的主将定是乐平郡的郡守,何震!”

“他在郡守府?”

“正是!”

“我去擒他,让兄弟们先暂缓进攻!”上官秀说着话,大步向前走去。副将连忙追上前,劝阻道:“殿下,危险――”

“只区区几个百姓,不足为虑。”上官秀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只需按令行事!”

“是!殿下!”

上官秀径直地走出风军阵营。

对面的宁南百姓似乎也没想到,风军这边竟然有人就这么大咧咧地走了出来。持续的枪声停歇了片刻,紧接着,枪声又响成了一片。

弹丸铺天盖地地向上官秀打来,他周身上下的灵铠,不时爆出火星子,但他前进的步伐,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

越往前走,枪声也就越密集,打在他身上的弹丸也就越多,在他走过的地方,地面上都铺了一层撞扁的弹丸。

见火铳的弹丸根本打不破他身上的灵铠,宁南百姓们无不吓得脸色大变,随着上官秀的不断逼近,人们不由自主地走出掩体,连连后退。

“投雷!投石雷!炸死他!”

宁南百姓这边,有人高声叫喊。随着他的话音,一颗颗冒着青烟的小炮弹向上官秀飞来。有的小炮弹砸在他的身上,有的小炮弹在地上轱辘着,撞到他的脚上。

只顷刻间,落在上官秀四周的小炮弹已多达二十多颗。

轰隆隆――

二十多颗的小炮弹几乎是同一时间爆炸,再看街道上,腾起一大团的火球,火焰冲天,浓烟滚滚,尘土飞扬,弥漫了小半条街。

如此强大的威力,让宁南的百姓们爆出一阵欢呼声。二十多枚石雷一同爆炸,就算是神仙也被炸上天了。与宁南百姓截然相反的是风军,将士们的脸上无不露出惊骇之色。

等弥漫在空中的尘土和烟雾渐渐散去,人们定睛细看,只见街道的正中央,不知何时竖立起一颗巨大的白蛋,在这颗白蛋的四周,被炸开一道宽宽的环形大凹坑,白蛋上,挂着不少星星点点的火光。

人们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忽听啪的一声,白蛋突然破裂开来,两片蛋壳分向左右展开,蒙在上面的尘土纷纷掉落。

街道两边的人们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哪里是什么白蛋,而是一对包裹起来的白色羽翼。

随着羽翼一点点的舒展开来,被包裹在羽翼里的人也逐渐显露,那不是上官秀还是谁?

他身上的灵铠,完好无损,别说没有被石雷炸出任何的痕迹,就连尘土都没有粘身。

此情此景,让宁南百姓们大惊失色,反观另一边的风军,人们无不是激动的齐声呐喊:“风!风!风!大风!大风!大风!”

上官秀背后的双翼扇动,蒙在上面的尘土和磷火,被纷纷震落掉地。他脚踩着地面的磷火,继续一步步地向前走去,其状,真如同从烈火中走出的战神。

不知过了多久,街道上再次响起枪声,只不过这时的枪声已不是棉性的,而是零星的,显然,宁南的百姓都被上官秀深不可测的灵武震慑住了。

接近到郡守府,这里的宁南百姓太多了,不下数千之众,街道两旁的墙上、屋顶上,全是人。宁南百姓们壮着胆子,硬着头皮,继续向上官秀开枪射击。

他背后的双翼猛然一扇,两股旋风分向他的左右刮了出去,站在院墙上的百姓们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纷纷尖叫一声,仰面摔下院墙。

一时间,嘭嘭嘭重物坠地的闷响声不绝于耳,其中还夹杂着人们哎呀、哎呦的痛叫声。

院墙虽高,却还不足以摔死人,但被摔断骨的倒不在少数。

见到连石雷都炸不伤上官秀。有一名宁南军将官组织百姓,从郡守府的大门内推出来两门火炮,火炮的炮口对准上官秀,而后,宁南军将官点燃了引信。

轰、轰――

随着两声巨响,两颗炮弹射出膛口,直奔上官秀轰去。

炮弹的射速,已超过肉眼的极限,但上官秀却能清楚地看到两颗冒着青烟的炮弹向自己飞射过来。他嘴角扬起,手臂随意地向外一挥,劲风生出,向前刮去。

两颗炮弹受迎面刮来的劲风阻力,速度锐减,等炮弹射到上官秀近前时,他轻描淡写地伸出双手,将两颗圆滚滚的炮弹稳稳接住。

他低头看了看,身子一晃,二十多米远的距离,他一瞬间便到了。他站在两门火炮的近前,将手中的两颗炮弹顺势塞入火炮的炮筒内。

站在火炮四周的人们都惊呆吓傻了,人们瞠目结舌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上官秀,他们的眼神不像是在看一个人,更像是在看一头恐怖的怪物。

上官秀背后的羽翼猛然扇动,站于火炮两侧的百姓们纷纷腾空而起,向后倒飞出去,而后他向前近身,一走一过之间,抓住两名站于火炮后面的百姓,将其拽进郡守府的大门内。

眨眼的工夫,两门火炮四周的百姓们都不见了,只剩下那名宁南军将官还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

看着炮筒内冒出的青烟,闻着空气中越来越浓烈的硝烟味,他呆滞的目光终于有了焦距,嘴巴张开,喃喃说道:“他娘的……”

话才出口,就听轰隆轰隆两声巨响,两门火炮,一同炸开,那名宁南军将官,瞬间支离破碎,空中炸出一大团的血雾。

已进入郡守府的上官秀,松开双手,被他拽进来的两名百姓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呆呆地看着他,一动不动,二人的三魂七魄此时都被吓飞到九霄云外了。

上官秀没有再理会他二人,绕过郡守府的影壁,向里面走去。

“杀――”随着喊喝之声,在前庭院子的两侧,蹿出来十多名修灵者,有的拿刀,有的持剑,人们齐齐嘶吼一声,纷纷向上官秀攻了过去。人们扑过来的快,飞出去的更快。

最先扑向上官秀的三人,连怎么回事都没看清楚,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胸前的灵铠炸开,三人一并向后倒飞出去,与后面的同伴撞到一起

,摔滚在地。

被上官秀直接攻击到三人,不仅胸前的灵铠俱碎,连胸腔都凹陷下去好大一块,倒在地上,出气多,入气少,身子抽搐了那么几下,而后便没了动静。

另几名修灵者不由得倒吸口凉气,上官秀刚才究竟是怎么出的手,别说被打死的那三人没看清楚,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

两名站于上官秀背后的修灵者互相对视一眼,默不作声地摸上前来,到了上官秀的背后,抡刀就砍。

二人的刀砍出去了,不过眼前白光一闪,上官秀背后的双翼向他二人扇了过来。灵刀砍在羽翼上,发出当啷一声铁器的碰撞声,羽翼去势不减,狠狠拍在他二人身上。

“啊――”

随着两声惨叫,两名修灵者双双倒飞出去,轰隆一声,两人把影壁撞个粉碎,倒在地上,已然变成了两具血人。

上官秀看都不看四周的修灵者,直直向前方的大堂走去。

余下的几名修灵者挡在他的前方,随着上官秀的不断走近,人们连连后退。一名修灵者怒吼一声,持剑蹿向上官秀,剑刺他的眉心。

他抬起手来,单指向外一弹,当啷一声,刺来的灵剑应声而断,他另只手一拳击出,正中对方的脑袋。

啪!空中炸出一团血雾,红白相间的脑浆溅了一地,无头的尸体在上官秀的面前跪倒,侧翻。

恰在这时,又有一名修灵者从他的身侧扑了上来,上官秀出手如电,抢先一步扣住对方的脖颈,随着灵魄吞噬心法运行,对方体内的灵气被瞬间榨干,身上的灵铠消散于无形。

上官秀掐着他的脖子不放,如同拎着一只小鸡,一步步地走上台阶,来到大堂的门前,提腿一脚把房门踹开。

在房门破碎的同时,大堂内传来嘭嘭嘭的爆响声。上官秀站在原地动都没动,只是把手中那名被榨干灵气的修灵者举了起来。

大堂内射出的数十弹,没有打在上官秀身上,全被这名修灵者挡了下来。

他的身子被弹丸打得千疮百孔,声都未吭一下,当场毙命。上官秀把手中的尸体随意地向旁一丢,举目看向坐在大堂正中央的那名中年人,问道:“何震?”

那名中年人早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不过当上官秀的目光扫向他时,他仍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只一眼,便让他生出一种错觉,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在变色,变成一片猩红,血的颜色,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窟里,彻骨的冰寒,由脚底板传来,冻彻全身。

他这辈子见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但从未见过有谁的杀气是这么重的,只看人一眼,就让人有身陷地狱之感。

呼伦贝尔牛皮癣
韶关白斑疯医院
周口治疗癫痫病费用
呼伦贝尔牛皮癣医院
韶关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