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菊韵】正言若反(赏析)

2019-09-14 07:34: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七十八章 正言若反
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故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之不祥,是为天下王。正言若反。

详解:
1、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
白话:天下万物比起柔弱来,没有超过水的,但是攻击坚强者,没有谁能胜过水,因为无物能动摇能改变水之恒心与毅力。
阐述:水之柔弱,古人认为,在五行中,水质最微;其次是火,其质始著;其次是木,其质始成;其次是金,其质始坚;其次是土,其质始大。水之柔弱,随物就形,圆中则圆,方中则方;水善解人意,壅之则止,决之则行;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些指的是引申之义。故言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是指以火之烈,遇水则灭;以木之强,遇水则浮;以金之重,遇水则沉;以土之厚,遇水则软。以物之坚强,润之无不透,泡之无不开。“莫之能胜”,指的是水柔中带刚,弱中有强,坚韧无比,能怀山襄陵,穿山透石,淹田毁舍,摧枯拉朽,荡污涤垢。当然,这些指的是引申之义。故言“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以其”,是指老子分析原因,水攻坚强者最大的凭仗是什么呢?答案是“无以易之”,靠的是水滴石穿这种锲而不舍的韧劲,靠的是久久为功的恒心与毅力,比拼的是时间、比拼的是耐力,不急于求成,但最终的胜利一定是属于它的。水有一颗必定流动的恒心,苏轼《东坡易传》言水“所遇有难易,然而未尝不志于行者,是水之心也。物之窒我者有尽,而是心无已,则终必胜之。故水之所以至柔而能胜物者,维不以力争而以心通也。不以力争故柔外,以心通故刚中”。简而言之,水作为弱势者,虽然处处都会遇到强势阻拦,但阻拦者总有穷尽之时,而水必流淌的恒心不灭,最终必将战胜强势阻拦。这个胜利不依靠力量的对抗,而是发自内在的不动不摇的恒心。所以,你敢说水柔弱吗?它一点都不柔弱,你不要被它的表象所迷惑,它是外柔而内刚。你说水坚强吧,它又时时处处显得很柔弱,尤其是“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善利万物”,是柔和的,“不争”,是柔和的;“处众人之所恶”,是弱的,是谦卑、退让、处下到了极致。所以从整句话来看,言“天下柔弱莫过于水”,换个角度看,是这样又不是这样,不是这样又是这样。一方面,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相辅相成才能扬长避短;另一方面,没有永恒的强,也没有不变的弱,懂得“柔弱”之道,才是真正的强大。正言所反。
2、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白话:弱之所以能胜强,柔之所以能胜刚,其中的道理,个中的奥妙,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却没有人愿意真正遵照执行。
阐述:“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这句话应该是“弱之胜强,柔之胜刚。此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的省略。古人逐水而居,生产生活离不开水,依赖于水又怕水,对于水性的了解,可谓知之甚深,加上“大禹治水”的事迹广为流传,愈加加深了对水的了解。所以说“弱之胜强,柔之胜刚,此言甚易知,甚易行。”但又为何“天下莫能知,莫能行”呢?因“弱之胜强,柔之胜刚”,指的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弱小者可以战胜强大者,柔软者可以战胜坚硬者,不附加外在的条件,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什么外在的条件?就是“无以易之”,就是无物能动摇能改变的恒心与毅力,做到驰而不息、奋斗不止,善积小胜为大胜。同时,还必须具备柔弱的心态,柔弱的姿态,像水一样,随物就形,圆中则圆,方中则方。善解人意,壅之则止,决之则行。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这些个道理谁都懂,也容易做到。对于天子、三公以及诸侯人等来说,就是要“强大居下、柔弱居上”,要自居下位,谦和为要,礼贤下士,切忌高高在上、刚愎自用、自以为是,要将“柔弱”之道奉为上上之策。不是不能知,而是不愿知,不是不能行,而是不愿行,装聋作哑、王顾左右而言他。对于常人来说,没事的时候,正常情况下,人是理智的,懂得以柔自克,以弱自牧,不恃强、不处刚。可世人的骨子里,耻谦卑,好强梁,恶柔弱、好刚强,一为物触,一为事激,奈何宜柔,却变为刚,宜弱,却变为强,甚至不惜以命相搏。故言“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正言若反。
、故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之不祥,是为天下王。正言若反。
白话:所以圣人说道:能够主动承受一个国家的屈辱,这才称得上是社稷百姓的君主;能够主动承受一个国家的灾难,愿代民受祸,才能够去做天下之君王。社稷主、天下王何其至尊至贵,却说要受国之垢、国之不祥,正面的话,好像是反话。
阐述:此句借圣人之言以明上文之义。《左传•宣公十五年》:“谚曰:‘高下在心。’川泽纳污,山薮藏疾,瑾瑜匿瑕,国君含垢,天之道也。”老子约生于鲁襄公三年即公元前570年,鲁宣公十五年即公元前594年,可见,在老子出生的二十多年前,“国君含垢”的说法就已流行。古人认为,王或国君承载着国家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等等,为此,他的任何行动,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扰乱或破坏自然的既定秩序。如有瘟疫、大旱、水灾、地震等发生,初民便归咎于他的失职或罪尤,并惩治他。如《吕氏春秋》卷九《顺民》载:昔者汤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汤乃以身祷于桑林,曰:“余一人有罪,无及万夫。万夫有罪,在余一人。无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伤民之命。”于是剪其发,磨其手,以身为牺牲。如《后汉书》卷九《献帝纪》载:兴平元年六月“丁丑,地震;戊寅,又震。乙巳晦,日有食之,帝避正殿,寝兵,不听事五日。”只要有天灾或异常天象,王或国君都会自我惩罚。“受国之垢”,主动承受一国之“污垢”与耻辱,将一国之污垢与耻辱归咎于自身,能有这样的胸襟,称得上是社稷之主。百姓不尊王法或行不忠不孝之事,皆为国之垢。虽下民自作之恶,不曰民之不德,则曰实我不幸,不归罪于民,而引责于己者,乃能守其社稷,故曰是谓社稷主。“受国之不祥”,主动承受一国之天灾,将国家遭遇的天灾归咎于自身,这样的人天下万民皆会前往归附。国之不祥,如旱、涝,瘟、蝗、地震等等,皆国之不祥也。虽或气数所致,或人心使然,不曰气数民心,必曰吾一人之不善,不归罪于气数民心,而无不引责于己者,乃能为天下之所往。故曰是为天下王。圣人之言如此,乃真正言也。社稷主、天下王,宜乎至尊至贵,乃曰,受国之垢,受国不祥,是正言若反也。惟正言若反,乃知圣人之言,大有利于天下后世,后世之人不再以刚强自处,以此教诚也。这叫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故曰“正言若反”。

综述:
上一章,老子谈“奉天下”,意在劝勉天子、三公以及诸侯人等改革不合理的“人之道”,将“有余”奉送天下不足者,以免天道损之。老子首先通过当世之人皆熟知的“张弓”一事,采取自问自答:天之道,其犹张弓欤?然后循循善诱、深入浅出地晓喻世人: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再次将这些简单的大家耳熟能详的动作规范,进行提示,让大家的理解层层深入,而将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而归纳提炼出:“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直到揭示其背后隐藏的天道之奥:“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然后,老子再将人之道与天之道进行对比:“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达到既触目惊心又不得不承认这是大实话的效果。这对自称是“有道之君”的天子、三公以及诸侯人等来说,无疑是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老子的高明在于,不是为批判而批判,而是为了劝进:“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天下谁能来做这件功德无量的大善事呢?“唯有道者!”这一问一答,老子几乎是在替天子、三公以及诸侯人等来作答!劝进意味何其浓厚。最后,又以圣人所作所为,进一步强化劝进的力度:“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居”,而其目的就是“不欲见贤”,不想彰显、暴露自己的聪明才智,而显得自己多么有能力、多么有才干、多么出类拔萃。圣人自损以免天道来损。
本章,老子谈“正言若反”。正因为“人之道”与“天之道”相反,才会正言若反;正因为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才会正言若反。老子再次以水为喻:“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生,以其无以易之。”“柔弱”二字,你可以理解成本意,即柔软、弱小,又可以理解成引申意义,即“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的“柔弱”之道。同样,“坚强”二字,你也可以理解成本意,也可以理解成引申意义即“坚强”之道。但不管你如何理解,万变不离其宗,柔弱胜刚强凭仗的是“以其无以易之”,是不易之易,是初心,是一以贯之的“柔弱”之道,是无物能撼动能动摇能改变的遵循“柔弱”之道的恒心与毅力。这才是“莫之能胜”的真谛。但世人好坚强而恶柔弱,所以这一切听起来是“正言若反”。接着,老子重申自己的观点是:“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即守弱胜于逞强,柔和胜于刚烈,“天下莫不知”,这个道理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皆心知肚明,遗憾的是“莫能行”,都是理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到了要落实的时候,只会“王顾左右而言他”的装聋作哑。最后,又托圣人之口“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之不祥,是为天下王。”社稷主、天下王,在世人眼中是何等之尊贵,却要主动将国家的污垢、耻辱归咎于自身的失道失德。所以说正言若反。上一章老子以“张弓”一事,以小见大,言明“天之道”;这一章老子以水之“柔弱”而“莫之能胜”,奉劝君王谨遵王道。老子最后来了一句“正言若反”,美言合俗,正言合道。美言若正,正言若反。言尽于此,希望天子、三公以及诸侯人等好自为之。
“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在第八章,老子就提出“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几于道。”指出了水的三大优点,一是善利万物,二是不争,三是处众人之所恶,结论是“几于道”。此章,老子指出了水的另一大特点,具有无以动摇的、无物能撼动的、一以贯之遵循“柔弱”之道的恒心和毅力。“天下柔弱莫过于水”,意思是天下万物,要论起柔弱来,没有谁能胜过水的。水驰骋于万物,无所不能通利。而道,比水还要柔,柔到了无有。道就像宇宙之水,无处不在,无处不驰骋,无处不通利。“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水攻万物,通利万物,而不为万物所克。这句是言水,也是喻道,道驰骋于万物之间,而万物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以其,因为。无以,无任何东西可以,易之,改变它。水以无形为形,以无心为心。故言“无以易之”。不得不易,谓之道。水之性,亦有不易之易。至柔至弱者,道也,不易之易。坚强者,物也,变易之易。凡变易者,皆有气数,阳极则阴生。凡不易者,同于道,齐于天地。
“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天下皆知,强可以胜弱,刚可以胜柔,却不知,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凭借的是“无以易之”,即凭借的是具有无以动摇的、无物能撼动的、一以贯之的谨遵“柔弱”之道的恒心和毅力。天下只知“胜人者有力”,却不知“自胜者强”。世人只看到表象,不明就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弱者道之用,强者物之利。道可胜物,物不可胜道。柔者道之虚,刚者物之坚。无可胜坚,坚不可胜无。天下人只知物之外在的坚强不可胜,却不知真正不可胜的是物之内在的坚强。所以,很多人会困惑于“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而不知“以其无以易之”。难以体悟其奥,更遑论身体力行“强大居下,柔弱居上”。
“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社,指土神,稷,指谷神。古时君主都祭祀社稷,后用社稷代表国家。社稷主,就是指国家的君王。老子的意思是:水若道,圣人若水,处众人之所恶,是以圣人贵道而不处物,众人贵物而恶道。世人之所好,不过富贵显达荣耀贤能于世。世人之所恶,不过不器不物不荣不显。圣人不欲见贤,是以受国之垢。“垢”,意思是世人所厌恶的所不喜的,相当于世人眼中的污垢、耻辱,但并不是污垢、耻辱。“不祥”,也是世人眼中的不祥,就是不懂得养尊处优、不知延年益寿。以“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助人之生者,曰益生,益生曰祥。而圣人谨遵“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不益生,曰不祥。“夫惟无以生为者,贤于贵生”,“贵食母”,以至尊之天爵、以至富之天禄、以至贵之天德以养生,不纵外物,无以生为,抱一守真,笃厚内养,则至尊之天爵,至富之天禄,至贵之天德,无日不厚我之生,无时不厚我之生。如此,则天地与我同根,万物共我一体,大道养我,我养大道,故而得以长生久视。损有余以奉天下,天下万民自然而然会归附前往,故曰“是为天下王”。“垢”、“不祥”有两种解释,我还是我倾向于这种。
“正言若反”,反者道之动。美言合俗,正言合道。美言若正,正言若反。

共 504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章,老子谈“正言若反”。正因为“人之道”与“天之道”相反,才会正言若反;正因为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才会正言若反。老子再次以水为喻:“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生,以其无以易之。”“柔弱”二字,你可以理解成本意,即柔软、弱小,又可以理解成引申意义,即“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的“柔弱”之道。同样,“坚强”二字,你也可以理解成本意,也可以理解成引申意义即“坚强”之道。但不管你如何理解,万变不离其宗,柔弱胜刚强凭仗的是“以其无以易之”,是不易之易,是初心,是一以贯之的“柔弱”之道,是无物能撼动能动摇能改变的遵循“柔弱”之道的恒心与毅力。这才是“莫之能胜”的真谛。但世人好坚强而恶柔弱,所以这一切听起来是“正言若反”。接着,老子重申自己的观点是:“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即守弱胜于逞强,柔和胜于刚烈,“天下莫不知”,这个道理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皆心知肚明,遗憾的是“莫能行”,都是理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到了要落实的时候,只会“王顾左右而言他”的装聋作哑。最后,又托圣人之口“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之不祥,是为天下王。”社稷主、天下王,在世人眼中是何等之尊贵,却要主动将国家的污垢、耻辱归咎于自身的失道失德。所以说正言若反。上一章老子以“张弓”一事,以小见大,言明“天之道”;这一章老子以水之“柔弱”而“莫之能胜”,奉劝君王谨遵王道。老子最后来了一句“正言若反”,美言合俗,正言合道。美言若正,正言若反。言尽于此,希望天子、三公以及诸侯人等好自为之。谢谢耕牛,辛苦了!又是篇精彩的解读,推荐阅读!【编辑 叶雨】
1 楼 文友: 2017-09-14 22:42: 6 正因为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才会正言若反 解的好!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哪个牌子护理垫好用
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幼儿流鼻血
儿童上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