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评论过度渲染无锡女婿令人想到莫言家的萝卜

2019-06-08 04:17: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热淋清颗粒的功效
热淋清颗粒的用量
热淋清颗粒的作用

世界上诺贝尔奖情结最浓的莫过于中国人。其中纠结着国人的自卑、自尊、自省和自强。每年诺奖的揭晓总能牵动国人临渊羡鱼之心。

其实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强,科技水平的提高,诺奖已不再遥远。从最初华裔科学家的获奖,到生于斯长于斯的“土著”折桂,诺奖从梦想照进现实。可值得警惕的是,国人对诺奖却是越来越无厘头。

去年莫言的获奖,让国内刮起了膜拜莫言的旋风。从文学界扩大到政界、商界以及各路围观的粉丝,共同演奏出一部诺奖狂欢曲。最大的效应似乎是让曾经冷清的莫言故居瞬间成了旅游热点。连莫言家的萝卜也一度受到热捧。

年年岁岁花相似,今年的诺奖让一些敏感的国人发现了新的兴奋点。获诺贝尔奖的托马斯·祖德霍夫教授,居然是“无锡女婿”。

之后诺奖的相关报道并没通篇谈诺奖,甚至没有谈“无锡女婿”,而是用更多笔墨聚焦了“无锡女儿”。直接采访了“无锡女儿”陈路在辅仁中学就读时的班主任兼物理老师陈衍生老师。陈老师虽说“一下子兴奋起来”,但兴奋点始终是在“无锡女儿”身上。用“无锡女婿”抛砖引玉,重点写“无锡女儿”从小就是“文理全才”,出国后依旧才华出众、技压群芳。

祖德霍夫作为“无锡女婿”固然是事实,但“无锡女婿”的获奖与无锡的教育、历史、城市文化却八竿子打不着。这位美国科学家与无锡的唯一交集不过是在他妻子的无锡母校做过讲座。人家既没有在无锡受过教育,也没有在无锡做过科研。至于他妻子在无锡上学,与他获得诺奖不存在必然联系。

过度渲染“无锡女婿”的“无锡元素”,不禁令人想起“莫言家的萝卜”。在诺奖季兴奋一下未尝不可,但兴奋过度,嘴里恐怕会冒出很多无益的酸水。(采桑子 武汉 职员)

汪东城触电《紫宅》 称愿与吴尊合作古装剧(图)-汪东城-紫宅
网传东莞最牛公交司机:开车拿手机看视频(图)
三大医院五一门诊安排出炉 要就诊的看仔细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