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商贸城董事长携款潜逃东莞百商户损失惨重联

2019-07-09 15:5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商贸城董事长携款潜逃 东莞百商户损失惨重联商

东莞首家CEPA商贸城10月1日正式开业,12月13日因董事长携货款潜逃而被迫关闭,众商户称损失有近300万元目前已被当地政府部门查封 核心提示 12月11日下午4时许,常平香港商贸城众多商户向本报报料称,该商贸城董事长陈清才携货款潜逃,目前数百名商户会集于商城门前,强烈要求讨回公道。当赶到现场时,看到紧锁的大门前聚集了大约几百人,众商户情绪激动,失声痛哭者有之,暗自流泪者有之。大批警察和治安员在维持秩序。 作为常平镇政府重点支持项目的东莞市首家“CEPA”商贸城——常平香港商贸城今年10月1日开业,仅短短70天就突然关门,究竟是商家早已预谋好的一个骗局?还是另有原因?为此,日前采访了商户、股东商贸城负责人、被解雇的管理人员、律师及政府相关部门的领导。 商户结账日老板却携款潜逃 据商贸城三楼经营服装的一位商户称,按商贸城的有关规定,三层楼的结账日是分开的:一楼超市结账日定在每月的10日;二楼定在每月的11日;三楼定在每月的12日。但在此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离结账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该商贸城的主管却突然向各商户传达调整结账日期的命令。将货款日期依次向后推一天,即三个楼层的结账日期分别变为11日、12日、13日。12月11日,按原定日期,商贸城要与众商户和工作人员结账。 但是13日早上满怀希望领取货款和工资的商户、工作人员听到的却是董事长携款潜逃该商贸城被关闭的消息。 投资近40万的陈先生告诉,在前期招商期间,商贸城门口挂着七色麻、哥弟、达芙妮等知名商家产品的招商条幅,称上述品牌准备进驻商贸城。但开业至今,虽然也有部分商家已进入,但曾经宣称进驻的知名品牌商家,却没有一家进香港商贸城。 开业后,商贸城只在当地电台做过一次宣传但却要求90%的商户交了500元的广告促销费。另外,还交过500元~5000元不等的赞助费,300元垃圾清场费(入场时交过一次)。 陈先生分析,从冠名招商,到短时间内撤换全部管理人员而代之以亲属,及董事长本人平日的言行、该投入不投入一心省钱的所为,乃至到最后修改的补充协议、商户秀、买一百送一百的活动,再到携款潜逃,短短70天将一个打着“CEPA”幌子骗钱的本质暴露无遗。 股东商量对策尽快答复商户 12月13日,采访了商贸城六大股东之一严鹰。严鹰向表示,该商贸城在开业之初的确得到了镇政府的大力支持,比如前期对房租资金的免除,今年的融资等。但是CEPA商贸城是借用了许多香港商贸城的模式,只是概念意义上经营香港“零关税”的产品及内地的某些品牌产品。 关于商户所反映的招商骗局之说,严鹰解释说,当初麦当劳等知名商家确实和商贸城签过合同,但他们考虑到商场实力问题,后来就单方面撤单。虽然招商团没有招到众商家所期望的国内国际知名品牌,但是最后商贸城还是进驻了不少知名商家,当初并没有骗众商户。之所以前期商场生意冷淡,一个重要原因是高档商品定位超出了常平大多数消费者的消费水平。 严鹰还表示,陈清才携货款潜逃令5个股东始料不及。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有两大原因,首先,陈刚愎自用的性格是最大悲剧,另外5个股东对其随意改“外聘式管理”为“家族式管理”的纵容也是重要原因;其次,6大股东对商贸城经营“无知”。6大股东都没有商业经营的经历,且其中5个股东目前还有自己固定的职业。当初只打算经营两个楼层,后改为三层楼全部经营,也是因为书生意气、理想主义的结果。 他认为,陈清才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携款逃跑,可能是因为他一人独挡商场的一切事务,面对11月份的经营低谷,对于没有任何零售经验的他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压力。而一向刚愎自用的性格又听不进其他管理人员的建议,所以逃跑是一种最好的逃避方式。目前,5个股东也在积极地与政府、律师以及有经验的商场经营专家商量对策,希望能尽快给众受害者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案。 商贸城负责人 抄深圳模式但管理跟不上 商贸城招商部经理兼采购部负责人欧阳嘉告诉,香港商贸城早期负责招商工作的5个经理都来自深圳,基本上是按照深圳大型超市的模式开展工作,而且商户中也有很多是他们从深圳带过来的客户。但现在招商的提成不仅没拿到手,还把带过去的老客户栽了进去。 商贸城原招商部经理兼营运部负责人夏精能认为,香港商贸城在当地工商部门的注册资金只有60万元,但它仅用300万~500万元的流动资金运作起800万~1000万元规模的商贸城,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夏精能分析,虽说6个股东在东莞都居住了有10多年时间,但却没有一个人做过相关的管理工作。陈清才以前曾当过教师,后又做过律师,而其他的股东目前还从事着不同的职业,正是因为股东们都没有相关的从业经验,所以才导致短短70天就关门的现状,主要问题出在股东的管理水平和理念上。 欧阳嘉称,如果按照常规合理管理,商贸城每天五六万元营业额是完全可以正常运营。因为这里的商户全是按月结算,另外专柜还有大量的货款。而新任命的“家族式”管理人员对零售业的管理理念只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能省就省”,这样的管理方法最终出问题是必然。 律师:注册公司要负法律 针对常平香港商贸城董事长携货款潜逃事件,广东省易春秋律师事务所的刘尚中律师告诉,法律应归属曾在工商局注册的有限公司承担。而支持单位没有法律意义上的,但是会根据案情情节轻重来承担不同的行政。 如果当事人要起诉的话,首先可以向当地人民法院起诉案件,相关公司在限定的时间内要进行清算。如果不能按期清算,在公司停止运营的情况下可起诉第二被告人——股东等。 政府表态:已查封商贸城财产 针对常平香港商贸城的现状,日前采访了相关政府部门。常平镇党委办公室主任黄景鹏表示,事发后,常平镇委、镇政府立即成立了以镇主要领导为核心的工作小组,并会同当地公安、法院等执法部门,对商贸城的财产进行查封。 而东莞市外经贸局外资管理科有关负责人表示,自“CEPA”方案执行以来,他从未收到有关“CEPA商贸城”的申报资料。 镇政府:200员工工资由物管垫付 日前,采访了常平镇党委办公室主任黄景鹏,他告诉,事发后,常平镇委、镇政府立即成立了以镇主要领导为核心的工作小组,并会同当地执法部门,对商贸城的财产进行查封,公安部门也及时派出足够警力,保证商贸城内物资的安全。 此外,还采取相关措施,做好各项善后工作。另外,对于200名员工的工资押金等款项,目前镇政府已让商贸城物业管理部门先行支付。等执法部门盘查物品清算之后,再将款项归还给物业管理部门。 外经贸局:从未收到CEPA申报资料 12月13日下午5时,就“CEPA商贸城”申报工作采访了东莞市外经贸局外资管理科的有关负责人,该负责人称,自“CEPA”方案执行以来,他没有收到过一份有关“CEPA商贸城”的申报资料。他认为,目前东莞市场上存在的所谓香港商贸城可能都是内地人经营的挂名香港产品的商场。 疑点重重 第1天:董事长买打折鞋要赞助 “对于一个大型商贸城的董事长来说,开业第一天应该算是非常忙碌的日子,可陈清才竟然在开业当天到诸多商户那里去买东西,并且还无理地与众商户讨价还价。”一鞋店的老板很气愤地向讲道。 据该老板称,10月1日香港商贸城开业,商贸城董事长陈清才来到他的鞋店开口就说,我是商贸城的董事长,买鞋可以打几折?当时我就告诉他说,最低只能打8折,差不多算是按进货价给你了。可是陈清才听后认为我在说谎,竟然冲我说,“打这种折,你的产品就在这里做不下去了。” 更让该老板气愤的是,此后陈清才又到他店里要求赞助六双鞋子,声称是为了让模特走秀时穿的,以便给他们店里的鞋子做活体广告。六双品牌鞋也好几千块钱,最后鞋店碍于情面只好赞助了两双鞋子。 许多商户告诉,该商贸城二三楼专柜80%的商户都有被迫赞助产品的经历。其中有一家鞋店被迫赞助了四双鞋子。但至始至终,没有人见过董事长请来的模特来此商贸城“秀”过。 第15天:商户提议后在电台宣传 许多商户向反映,香港商贸城开业10多天了,车站的拉客摩托车仔竟不知道香港商贸城在那里,为此众商户提议提议要对商场进行形象宣传。 当时,陈清才当众表示,香港商贸城提法很新,不用作宣传。后来考虑到商场经营现状不佳,终于在商贸城开业的第15天,才在某电台上做过几期纯文字式的宣传。这才让很多的士司机知道,香港商贸城位于常平振兴三街怡安广场,经营面积8000多平方米,主要经营原产地香港的零关税产品及其他品牌产品,也兼营部分内地品牌产品,如珠宝手饰、化妆品、高档服装、钟表等等。但除此之外,再没有在媒体上做过任何宣传。 第40天:财务科只结了19天货款 “开业至今只给众商户结过一次账”二楼专柜的某商户对说,“11月10日、11日、12日商贸城财务科结了众商户10月1日至10月19日共19天的货款,之后再没有给商贸城商户及有关供货商结过账。” 据该商场前百货部主管李坤炳称,目前该商贸城有百余家商户(一楼11家,二楼61家,三楼27家)被卷进这场风波,其中有的商户还投资几个专柜,所以受损情况比较严重,众商户的损失加起来有近300万元。 有几位商户告诉,从货款结算的那天起,他们就开始总结所欠的款项,包括五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商场内部的近200名工作人员(理货员、行政人员、收银员、保安等)每人300元押金(含服装费)保证金200元、培训费100元等; 第二部分:近百家商户的3000元~3万元/户的押金及1万~20万数额不等的货款等; 第三部分:供货商的货款,主要是一楼超市的供货商的货款,涉及上百家供货商; 第四部分;欠装修公司、购买设备及物业管理处等的款项,装修费约欠20多万,电脑费约欠3万元,开业欠花店约几万元,物业管理处数十万的水电费等。 第五部分:前期5个招商经理的提成费至今大都没有拿到。 第45天:4个管理人员全部被炒 “让没有经验的人去管理公司,无疑于让小学水平的学生去做中学的考试题,简直是无知加迷茫。”被陈清才炒掉的某部门负责人痛心地告诉。 据一楼百货部主管李坤炳介绍,除了6大股东以外,主要负责管理方面的负责人有4个,1个总监3个主管。在11月15日前后,这4个有多年大超市管理经验的管理人员全部被陈清才炒掉,取而代之的是家族内部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的有关人员。防控部经理由陈清才嫡侄担任;防损部主管由其中一个股东的弟弟担任;财务部经理由陈清才侄女担任;副总经理由最大股东的弟弟担任;人事部经理由陈清才嫡侄儿媳担任;营运部主管由一名与陈清才关系密切的普通营业员担任;董事长助理由其情人担任(现已和陈清才一起外逃)。 第63天:八成商户参与买赠活动 商场三楼的某商户李小姐说,早在11月中旬,许多商户就因为商贸城生意太淡都有退出的打算。于是在11月30日前后,商贸城与许多商户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 按协议规定,甲方(东莞市天方百货有限公司,即香港商贸城工商注册名)同意将主合同约定的货款结算方式更改为:甲方同意乙方(商户)将主合同约定的租金降低(含管理费、正常水电费、税),增加的水、电费由乙方自行承担,每月租金从乙方结算货款中由甲方扣除。看到补充协议内部降低了有关费用,许多商户暂时打消了撤场的打算。 12月4日至9日,在没有任何节假日的情况下,陈清才宣布做买一百送一百的活动。二楼三楼做专柜的商户有85%以上的商户都参与了此次买赠活动。 据李小姐称,当时许多商户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考虑到希望小损失能带旺香港商贸城的商机,但愿在年底的两个月里生意能有所转机。但是万万没想到亏本销出的货款却被陈清才一人私自卷走。 手记 突破人才家族化屏障 常平香港商贸城仅开业70天就关闭了,首先,不能否认商贸城6大股东对市场的判断能力强,他们从深圳、广州等地香港商贸城的火热程度联想到了东莞“CEPA商贸城”的发展前景。在政府对当地商业的大力支持下,投资者得到了莫大的动力与激情,于是,凭着书生意气与理想色彩,将本打算做一个蛋糕的想法瞬间改为做三个蛋糕。 但随着对零售领域地不断深入,董事长陈清才感觉到力不从心,采用家族式管理后,又出现了人管人、机构混乱、抗风险差等弊病,最后无奈之下选择“逃避”。 东莞首家CEPA商贸城的突变事件,不仅给商贸城的商户上了一堂管理课,还给将要继续选择走CEPA商贸城或者其他投资项目的人一个警示,就是要做好“突围”家族化管理,突破人才家族化的屏障,只有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才是最好的出路。 相关链接 何谓CEPA? CEPA:即内地与香港就“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的英文简称(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2003年6月29日,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签署了CEPA协议和6个附件,主要内容是2004年1月1日起对原产香港的进口金额较大的273个税目的产品实行零关税,比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提前一至两年开放内地外贸公司、零售、特许经营、物流、道路运输、海运服务等17个服务行业市场,实现七大领域贸易投资便利化。遵循了“一国两制”的方针,并符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 CEPA涵盖三领域,主要包括: 1.货物贸易。众多的香港产品将获得零关税进入内地的待遇。 2.服务贸易。内地对港放宽准入领域,扩大准入地域,放宽对股权安排的限制。受惠的领域包括管理咨询、会议展览、广告、法律、会计、医疗、房地产、建筑工程服务、运输、分销、物流、旅游、视听、银行、证券和保险业等等。 3.贸易便利化。进一步提高香港与内地之间在投资、贸易等方面的便利程度,将涉及促进贸易投资、增强中小企业合作等方面的内容。(信息时报 董海云)

微信小程序可以自己做吗
小程序多少钱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分享到: